我要參展

“關注全球減貧 聚焦鄉村振興”云上丹寨全國攝影大展入展作品

作者:未知 發布時間:2019-06-12 22:01:51 來源:影像中國網 【原創】 編輯:樂呵

分享:

【允許轉載,轉載時請標注來源和作者】

查看大圖

(環境空間)張建林+音符

(環境空間)楊亞軍+古法造紙——石橋村人民為人類保存一份物質文化財富的遺存。

(環境空間)楊年春+萬達小鎮夜色

(環境空間)熊偉+云上攬覓

(環境空間)肖宏實+不一樣的丹寨長桌宴

(環境空間)向時芬+柯爾克孜民俗村

(環境空間)童學香+陽光照丹寨

(環境空間)沈海松+魅力丹寨

(環境空間)苗西明+舞動銅鼓

(環境空間)梅英+丹寨杜鵑紅。

(環境空間)馬偉文+動車過新村

(環境空間)盧有飛+魅力龍泉

(環境空間)劉玉龍+高要梯田

(環境空間)黃勇士+壯鄉新貌

(環境空間)黃山湖+瑤鄉能源新天地

(環境空間)黃富旺+光伏夢想

(環境空間)賀敬華+秋收的旋律

(環境空間)何志剛+眾人合力建新房+在黨的號召下,農民實現了脫貧致富,家家都建新房過上了好日子。

(環境空間)郭中民+治沙祁連山

(環境空間)郭江濤 +悠悠龍舟門前過

(環境空間)郭晨曦+草原牧場

(環境空間)傅念+致富路

(環境空間)樊豹聲+云上丹寨賽瑤池——雨后丹寨白云漫繞,勝似天上瑤池,美侖美奐。

(環境空間)丁嘉一+建新居

(環境空間)陳秀玲+南國橘海勝雪鄉

(環境空間)陳錫萍+帕米爾高原新居

(環境空間)陳文明+香之意

(環境空間)陳茜遙+茶海花田

(環境空間)陳廣程+最美致富路

(環境空間)鄒滿如+打通最后一公里

(環境空間)陳碧鑫+曬谷

(環境空間)張煒+家園盛事+張煒

(環境空間)柴保輝+美麗鄉村

(環境空間)曾錦文+云上新寨

(環境空間)曾華榮+古村夜色

(環境空間)曹禮鵬+鄉村有戲

(環境空間)賓綠濤+留守兒童的快樂時光

(環境空間)左雪蘭+《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黃土高原的東南塬,土地貧瘠的,干旱缺水,生存自然條件差,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聞地與命運爭著,篤守著心中的信念和信仰,勇敢地張揚著的頑強的生命,由于缺水,為改善生存條件,近年來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把一些農戶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

(環境空間)左雪蘭+《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黃土高原的東南塬,土地貧瘠的,干旱缺水,生存自然條件差,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聞地與命運爭著,篤守著心中的信念和信仰,勇敢地張揚著的頑強的生命,由于缺水,為改善生存條件,近年來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把一些農戶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

(環境空間)左雪蘭+《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黃土高原的東南塬,土地貧瘠的,干旱缺水,生存自然條件差,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聞地與命運爭著,篤守著心中的信念和信仰,勇敢地張揚著的頑強的生命,由于缺水,為改善生存條件,近年來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把一些農戶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

(環境空間)左雪蘭+《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黃土高原的東南塬,土地貧瘠的,干旱缺水,生存自然條件差,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聞地與命運爭著,篤守著心中的信念和信仰,勇敢地張揚著的頑強的生命,由于缺水,為改善生存條件,近年來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把一些農戶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

(環境空間)左雪蘭+《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黃土高原的東南塬,土地貧瘠的,干旱缺水,生存自然條件差,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聞地與命運爭著,篤守著心中的信念和信仰,勇敢地張揚著的頑強的生命,由于缺水,為改善生存條件,近年來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把一些農戶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

(環境空間)左雪蘭+《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黃土高原的東南塬,土地貧瘠的,干旱缺水,生存自然條件差,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聞地與命運爭著,篤守著心中的信念和信仰,勇敢地張揚著的頑強的生命,由于缺水,為改善生存條件,近年來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把一些農戶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

(環境空間)左雪蘭+《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黃土高原的東南塬,土地貧瘠的,干旱缺水,生存自然條件差,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聞地與命運爭著,篤守著心中的信念和信仰,勇敢地張揚著的頑強的生命,由于缺水,為改善生存條件,近年來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把一些農戶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

(環境空間)左雪蘭+《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黃土高原的東南塬,土地貧瘠的,干旱缺水,生存自然條件差,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聞地與命運爭著,篤守著心中的信念和信仰,勇敢地張揚著的頑強的生命,由于缺水,為改善生存條件,近年來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把一些農戶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

(環境空間)左雪蘭+《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黃土高原的東南塬,土地貧瘠的,干旱缺水,生存自然條件差,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聞地與命運爭著,篤守著心中的信念和信仰,勇敢地張揚著的頑強的生命,由于缺水,為改善生存條件,近年來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把一些農戶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

(環境空間)左雪蘭+《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黃土高原的東南塬,土地貧瘠的,干旱缺水,生存自然條件差,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聞地與命運爭著,篤守著心中的信念和信仰,勇敢地張揚著的頑強的生命,由于缺水,為改善生存條件,近年來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把一些農戶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

(環境空間)左雪蘭+《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黃土高原的東南塬,土地貧瘠的,干旱缺水,生存自然條件差,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聞地與命運爭著,篤守著心中的信念和信仰,勇敢地張揚著的頑強的生命,由于缺水,為改善生存條件,近年來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把一些農戶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

(環境空間)左雪蘭+《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黃土高原的東南塬,土地貧瘠的,干旱缺水,生存自然條件差,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聞地與命運爭著,篤守著心中的信念和信仰,勇敢地張揚著的頑強的生命,由于缺水,為改善生存條件,近年來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把一些農戶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

(環境空間)左雪蘭+《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黃土高原的東南塬,土地貧瘠的,干旱缺水,生存自然條件差,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聞地與命運爭著,篤守著心中的信念和信仰,勇敢地張揚著的頑強的生命,由于缺水,為改善生存條件,近年來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把一些農戶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

(環境空間)左雪蘭+《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黃土高原的東南塬,土地貧瘠的,干旱缺水,生存自然條件差,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聞地與命運爭著,篤守著心中的信念和信仰,勇敢地張揚著的頑強的生命,由于缺水,為改善生存條件,近年來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把一些農戶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

(環境空間)左雪蘭+《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黃土高原的東南塬,土地貧瘠的,干旱缺水,生存自然條件差,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聞地與命運爭著,篤守著心中的信念和信仰,勇敢地張揚著的頑強的生命,由于缺水,為改善生存條件,近年來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把一些農戶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

(環境空間)左雪蘭+《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黃土高原的東南塬,土地貧瘠的,干旱缺水,生存自然條件差,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聞地與命運爭著,篤守著心中的信念和信仰,勇敢地張揚著的頑強的生命,由于缺水,為改善生存條件,近年來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把一些農戶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

(人物肖像)張緒棟+《村小》 (12)

(人物肖像)張緒棟+《村小》 (11)

(人物肖像)張緒棟+《村小》 (10)

(人物肖像)張緒棟+《村小》 (9)

(人物肖像)張緒棟+《村小》 (8)

(人物肖像)張緒棟+《村小》 (7)

(人物肖像)張緒棟+《村小》 (6)

(人物肖像)張緒棟+《村小》 (5)

(人物肖像)張緒棟+《村小》 (4)

(人物肖像)張緒棟+《村小》 (3)

(人物肖像)張緒棟+《村小》 (2)

(人物肖像)張緒棟+《村小》 (1)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尹永宏+不應回歸的遷徙——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是金沙江?及北盤江?分水嶺。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澤,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發。人們一直過著“通訊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的傳統模式。良禽折木而棲,良居擇地而建。走出大山,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為解決“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的實際困難,會澤縣作出“引導十萬人進城,再建一座會澤新城”的決策,計劃用兩年時間,引導10萬貧困山區群眾搬進縣城安置。2019年1月29日,首批三個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近千人滿懷憧憬地搬進了縣城新家。

(環境空間)王文+大別山:云頂山鄉,陽光帶來新希望——志愿者跟小朋友在脫貧后的新居貼窗花

(環境空間)王文+大別山:云頂山鄉,陽光帶來新希望——銀河下的光伏發電站

(環境空間)王文+大別山:云頂山鄉,陽光帶來新希望——一條由安徽省電力公司修建的扶貧愛心之路

(環境空間)王文+大別山:云頂山鄉,陽光帶來新希望——星空下的光伏發電板

(環境空間)王文+大別山:云頂山鄉,陽光帶來新希望——夕陽下的光伏發電站

(環境空間)王文+大別山:云頂山鄉,陽光帶來新希望——脫貧后的村民喜迎新年

(環境空間)王文+大別山:云頂山鄉,陽光帶來新希望——寂靜的山村茶葉加工廠透著暖暖燈光

(環境空間)王文+大別山:云頂山鄉,陽光帶來新希望——國網安徽省電力公司員工為大山深處村民搬運準備安裝的光伏板

(環境空間)王文+大別山:云頂山鄉,陽光帶來新希望——村民余弟太說:現在村里電力可靠了,晚上加工茶葉用電動設備比以前方便也提高了效益

(環境空間)王文+大別山:云頂山鄉,陽光帶來新希望——村民晏紹賢為東北客戶加工山里的野茶葉

(環境空間)王文+大別山:云頂山鄉,陽光帶來新希望——朝陽下的金剛臺村集體光伏發電站

(環境空間)王文+大別山:云頂山鄉,陽光帶來新希望——380米高空俯瞰全長4.1千米的金剛臺村連接村外的一條主干道。

(人物肖像)唐明珍+《艱難與微笑》 (15)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還有這么一個人群——他們來自邊遠貧困的云南、四川、貴州山區,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他們從事著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讓人想起的工作:垃圾分類清理回收。最惡劣的環境里,在最艱難的工作環境中,他們同樣滿懷著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

(人物肖像)唐明珍+《艱難與微笑》 (14)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還有這么一個人群——他們來自邊遠貧困的云南、四川、貴州山區,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他們從事著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讓人想起的工作:垃圾分類清理回收。最惡劣的環境里,在最艱難的工作環境中,他們同樣滿懷著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

(人物肖像)唐明珍+《艱難與微笑》 (13)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還有這么一個人群——他們來自邊遠貧困的云南、四川、貴州山區,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他們從事著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讓人想起的工作:垃圾分類清理回收。最惡劣的環境里,在最艱難的工作環境中,他們同樣滿懷著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

(人物肖像)唐明珍+《艱難與微笑》 (12)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還有這么一個人群——他們來自邊遠貧困的云南、四川、貴州山區,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他們從事著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讓人想起的工作:垃圾分類清理回收。最惡劣的環境里,在最艱難的工作環境中,他們同樣滿懷著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

(人物肖像)唐明珍+《艱難與微笑》 (11)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還有這么一個人群——他們來自邊遠貧困的云南、四川、貴州山區,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他們從事著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讓人想起的工作:垃圾分類清理回收。最惡劣的環境里,在最艱難的工作環境中,他們同樣滿懷著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

(人物肖像)唐明珍+《艱難與微笑》 (10)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還有這么一個人群——他們來自邊遠貧困的云南、四川、貴州山區,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他們從事著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讓人想起的工作:垃圾分類清理回收。最惡劣的環境里,在最艱難的工作環境中,他們同樣滿懷著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

(人物肖像)唐明珍+《艱難與微笑》 (9)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還有這么一個人群——他們來自邊遠貧困的云南、四川、貴州山區,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他們從事著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讓人想起的工作:垃圾分類清理回收。最惡劣的環境里,在最艱難的工作環境中,他們同樣滿懷著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

(人物肖像)唐明珍+《艱難與微笑》 (8)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還有這么一個人群——他們來自邊遠貧困的云南、四川、貴州山區,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他們從事著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讓人想起的工作:垃圾分類清理回收。最惡劣的環境里,在最艱難的工作環境中,他們同樣滿懷著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

(人物肖像)唐明珍+《艱難與微笑》 (7)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還有這么一個人群——他們來自邊遠貧困的云南、四川、貴州山區,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他們從事著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讓人想起的工作:垃圾分類清理回收。最惡劣的環境里,在最艱難的工作環境中,他們同樣滿懷著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

(人物肖像)唐明珍+《艱難與微笑》 (6)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還有這么一個人群——他們來自邊遠貧困的云南、四川、貴州山區,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他們從事著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讓人想起的工作:垃圾分類清理回收。最惡劣的環境里,在最艱難的工作環境中,他們同樣滿懷著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

(人物肖像)唐明珍+《艱難與微笑》 (5)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還有這么一個人群——他們來自邊遠貧困的云南、四川、貴州山區,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他們從事著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讓人想起的工作:垃圾分類清理回收。最惡劣的環境里,在最艱難的工作環境中,他們同樣滿懷著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

(人物肖像)唐明珍+《艱難與微笑》 (4)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還有這么一個人群——他們來自邊遠貧困的云南、四川、貴州山區,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他們從事著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讓人想起的工作:垃圾分類清理回收。最惡劣的環境里,在最艱難的工作環境中,他們同樣滿懷著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

(人物肖像)唐明珍+《艱難與微笑》 (3)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還有這么一個人群——他們來自邊遠貧困的云南、四川、貴州山區,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他們從事著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讓人想起的工作:垃圾分類清理回收。最惡劣的環境里,在最艱難的工作環境中,他們同樣滿懷著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

(人物肖像)唐明珍+《艱難與微笑》 (2)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還有這么一個人群——他們來自邊遠貧困的云南、四川、貴州山區,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他們從事著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讓人想起的工作:垃圾分類清理回收。最惡劣的環境里,在最艱難的工作環境中,他們同樣滿懷著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

(人物肖像)唐明珍+《艱難與微笑》 (1)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還有這么一個人群——他們來自邊遠貧困的云南、四川、貴州山區,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他們從事著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讓人想起的工作:垃圾分類清理回收。最惡劣的環境里,在最艱難的工作環境中,他們同樣滿懷著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

(環境空間)沙仲華+滿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在成昆鐵路線四川境內,5633/5634次綠皮列車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已整49年。這趟列車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停靠26個車站,全程票價25.5元,最低票價2元。24年來票價沒有更改過。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品運輸方便和沿線彝族學生上學讀書的交通往返,這趟列車票價低,站站停,速度慢,鐵路部門不僅工作量大,還承擔著大量的運行虧損。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彝族學子們贊這趟列車是實現夢想的希望列車。2019年5月拍攝。

(環境空間)沙仲華+滿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在成昆鐵路線四川境內,5633/5634次綠皮列車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已整49年。這趟列車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停靠26個車站,全程票價25.5元,最低票價2元。24年來票價沒有更改過。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品運輸方便和沿線彝族學生上學讀書的交通往返,這趟列車票價低,站站停,速度慢,鐵路部門不僅工作量大,還承擔著大量的運行虧損。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彝族學子們贊這趟列車是實現夢想的希望列車。2019年5月拍攝。

(環境空間)沙仲華+滿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在成昆鐵路線四川境內,5633/5634次綠皮列車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已整49年。這趟列車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停靠26個車站,全程票價25.5元,最低票價2元。24年來票價沒有更改過。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品運輸方便和沿線彝族學生上學讀書的交通往返,這趟列車票價低,站站停,速度慢,鐵路部門不僅工作量大,還承擔著大量的運行虧損。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彝族學子們贊這趟列車是實現夢想的希望列車。2019年5月拍攝。

(環境空間)沙仲華+滿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在成昆鐵路線四川境內,5633/5634次綠皮列車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已整49年。這趟列車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停靠26個車站,全程票價25.5元,最低票價2元。24年來票價沒有更改過。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品運輸方便和沿線彝族學生上學讀書的交通往返,這趟列車票價低,站站停,速度慢,鐵路部門不僅工作量大,還承擔著大量的運行虧損。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彝族學子們贊這趟列車是實現夢想的希望列車。2019年5月拍攝。

(環境空間)沙仲華+滿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在成昆鐵路線四川境內,5633/5634次綠皮列車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已整49年。這趟列車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停靠26個車站,全程票價25.5元,最低票價2元。24年來票價沒有更改過。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品運輸方便和沿線彝族學生上學讀書的交通往返,這趟列車票價低,站站停,速度慢,鐵路部門不僅工作量大,還承擔著大量的運行虧損。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彝族學子們贊這趟列車是實現夢想的希望列車。2019年5月拍攝。

(環境空間)沙仲華+滿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在成昆鐵路線四川境內,5633/5634次綠皮列車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已整49年。這趟列車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停靠26個車站,全程票價25.5元,最低票價2元。24年來票價沒有更改過。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品運輸方便和沿線彝族學生上學讀書的交通往返,這趟列車票價低,站站停,速度慢,鐵路部門不僅工作量大,還承擔著大量的運行虧損。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彝族學子們贊這趟列車是實現夢想的希望列車。2019年5月拍攝。

(環境空間)沙仲華+滿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在成昆鐵路線四川境內,5633/5634次綠皮列車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已整49年。這趟列車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停靠26個車站,全程票價25.5元,最低票價2元。24年來票價沒有更改過。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品運輸方便和沿線彝族學生上學讀書的交通往返,這趟列車票價低,站站停,速度慢,鐵路部門不僅工作量大,還承擔著大量的運行虧損。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彝族學子們贊這趟列車是實現夢想的希望列車。2019年5月拍攝。

(環境空間)沙仲華+滿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在成昆鐵路線四川境內,5633/5634次綠皮列車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已整49年。這趟列車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停靠26個車站,全程票價25.5元,最低票價2元。24年來票價沒有更改過。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品運輸方便和沿線彝族學生上學讀書的交通往返,這趟列車票價低,站站停,速度慢,鐵路部門不僅工作量大,還承擔著大量的運行虧損。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彝族學子們贊這趟列車是實現夢想的希望列車。2019年5月拍攝。

(環境空間)沙仲華+滿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在成昆鐵路線四川境內,5633/5634次綠皮列車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已整49年。這趟列車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停靠26個車站,全程票價25.5元,最低票價2元。24年來票價沒有更改過。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品運輸方便和沿線彝族學生上學讀書的交通往返,這趟列車票價低,站站停,速度慢,鐵路部門不僅工作量大,還承擔著大量的運行虧損。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彝族學子們贊這趟列車是實現夢想的希望列車。2019年5月拍攝。

(環境空間)沙仲華+滿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在成昆鐵路線四川境內,5633/5634次綠皮列車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已整49年。這趟列車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停靠26個車站,全程票價25.5元,最低票價2元。24年來票價沒有更改過。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品運輸方便和沿線彝族學生上學讀書的交通往返,這趟列車票價低,站站停,速度慢,鐵路部門不僅工作量大,還承擔著大量的運行虧損。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彝族學子們贊這趟列車是實現夢想的希望列車。2019年5月拍攝。

(環境空間)沙仲華+滿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在成昆鐵路線四川境內,5633/5634次綠皮列車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已整49年。這趟列車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停靠26個車站,全程票價25.5元,最低票價2元。24年來票價沒有更改過。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品運輸方便和沿線彝族學生上學讀書的交通往返,這趟列車票價低,站站停,速度慢,鐵路部門不僅工作量大,還承擔著大量的運行虧損。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彝族學子們贊這趟列車是實現夢想的希望列車。2019年5月拍攝。

(環境空間)沙仲華+滿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在成昆鐵路線四川境內,5633/5634次綠皮列車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已整49年。這趟列車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停靠26個車站,全程票價25.5元,最低票價2元。24年來票價沒有更改過。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品運輸方便和沿線彝族學生上學讀書的交通往返,這趟列車票價低,站站停,速度慢,鐵路部門不僅工作量大,還承擔著大量的運行虧損。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彝族學子們贊這趟列車是實現夢想的希望列車。2019年5月拍攝。

(環境空間)沙仲華+滿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在成昆鐵路線四川境內,5633/5634次綠皮列車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已整49年。這趟列車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停靠26個車站,全程票價25.5元,最低票價2元。24年來票價沒有更改過。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品運輸方便和沿線彝族學生上學讀書的交通往返,這趟列車票價低,站站停,速度慢,鐵路部門不僅工作量大,還承擔著大量的運行虧損。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彝族學子們贊這趟列車是實現夢想的希望列車。2019年5月拍攝。

(環境空間)沙仲華+滿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在成昆鐵路線四川境內,5633/5634次綠皮列車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已整49年。這趟列車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停靠26個車站,全程票價25.5元,最低票價2元。24年來票價沒有更改過。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品運輸方便和沿線彝族學生上學讀書的交通往返,這趟列車票價低,站站停,速度慢,鐵路部門不僅工作量大,還承擔著大量的運行虧損。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彝族學子們贊這趟列車是實現夢想的希望列車。2019年5月拍攝。

(環境空間)沙仲華+滿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在成昆鐵路線四川境內,5633/5634次綠皮列車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已整49年。這趟列車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停靠26個車站,全程票價25.5元,最低票價2元。24年來票價沒有更改過。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品運輸方便和沿線彝族學生上學讀書的交通往返,這趟列車票價低,站站停,速度慢,鐵路部門不僅工作量大,還承擔著大量的運行虧損。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彝族學子們贊這趟列車是實現夢想的希望列車。2019年5月拍攝。

(環境空間)黎永紅+《美麗的石板沙》石板沙是一個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位于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睦洲鎮,有著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一直保留著包括建筑、飲食、民俗、農諺、歌謠、耕技、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近年來政府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加大發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和文化的基礎上,進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打造疍家風情特色街等,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石板沙已成為江門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賞,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景線,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情特色街內壁畫景點,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大力發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環境空間)黎永紅+《美麗的石板沙》石板沙是一個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位于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睦洲鎮,有著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一直保留著包括建筑、飲食、民俗、農諺、歌謠、耕技、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近年來政府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加大發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和文化的基礎上,進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打造疍家風情特色街等,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石板沙已成為江門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賞,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景線,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情特色街內壁畫景點,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大力發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環境空間)黎永紅+《美麗的石板沙》石板沙是一個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位于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睦洲鎮,有著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一直保留著包括建筑、飲食、民俗、農諺、歌謠、耕技、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近年來政府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加大發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和文化的基礎上,進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打造疍家風情特色街等,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石板沙已成為江門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賞,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景線,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情特色街內壁畫景點,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大力發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環境空間)黎永紅+《美麗的石板沙》石板沙是一個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位于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睦洲鎮,有著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一直保留著包括建筑、飲食、民俗、農諺、歌謠、耕技、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近年來政府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加大發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和文化的基礎上,進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打造疍家風情特色街等,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石板沙已成為江門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賞,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景線,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情特色街內壁畫景點,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大力發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環境空間)黎永紅+《美麗的石板沙》石板沙是一個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位于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睦洲鎮,有著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一直保留著包括建筑、飲食、民俗、農諺、歌謠、耕技、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近年來政府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加大發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和文化的基礎上,進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打造疍家風情特色街等,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石板沙已成為江門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賞,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景線,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情特色街內壁畫景點,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大力發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環境空間)黎永紅+《美麗的石板沙》石板沙是一個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位于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睦洲鎮,有著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一直保留著包括建筑、飲食、民俗、農諺、歌謠、耕技、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近年來政府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加大發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和文化的基礎上,進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打造疍家風情特色街等,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石板沙已成為江門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賞,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景線,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情特色街內壁畫景點,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大力發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環境空間)黎永紅+《美麗的石板沙》石板沙是一個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位于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睦洲鎮,有著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一直保留著包括建筑、飲食、民俗、農諺、歌謠、耕技、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近年來政府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加大發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和文化的基礎上,進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打造疍家風情特色街等,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石板沙已成為江門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賞,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景線,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情特色街內壁畫景點,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大力發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環境空間)黎永紅+《美麗的石板沙》石板沙是一個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位于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睦洲鎮,有著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一直保留著包括建筑、飲食、民俗、農諺、歌謠、耕技、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近年來政府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加大發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和文化的基礎上,進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打造疍家風情特色街等,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石板沙已成為江門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賞,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景線,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情特色街內壁畫景點,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大力發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環境空間)黎永紅+《美麗的石板沙》石板沙是一個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位于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睦洲鎮,有著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一直保留著包括建筑、飲食、民俗、農諺、歌謠、耕技、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近年來政府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加大發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和文化的基礎上,進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打造疍家風情特色街等,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石板沙已成為江門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賞,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景線,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情特色街內壁畫景點,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大力發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環境空間)曠惠民+鄉村旅游促發展——岜沙四季——岜沙村位于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丙妹鎮西南部,距離從江縣城7.5公里,由大寨、宰戈新寨等五個自然寨組成,是一個純苗族聚居村寨。近年來,岜沙村實施“五個一批”和“六個精準”發展鄉村旅游經濟,助推村民解困脫貧。2018年岜沙村有131戶650人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發生率下降至2.73%。岜沙村擁有良好的自然生態環境,獨特的原生態苗族文化習俗、保留著古老的苗族服飾和傳統的節慶活動,以及神秘的“成人禮”、“樹葬文化”等,被外界譽為“槍手部落”和苗族文化“活化石”。2015年,岜沙村被國家旅游局授予“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從江縣充分利用岜沙村良好的生態環境和獨特的民族文化資源,積極推進“旅游扶貧”事業發展,2017年又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據統計,2017年岜沙苗寨旅游景區年接待游客180多萬人次,帶動了從江縣整體旅游發展,實現綜合收入達到12.72億元。

(環境空間)曠惠民+鄉村旅游促發展——岜沙四季——岜沙村位于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丙妹鎮西南部,距離從江縣城7.5公里,由大寨、宰戈新寨等五個自然寨組成,是一個純苗族聚居村寨。近年來,岜沙村實施“五個一批”和“六個精準”發展鄉村旅游經濟,助推村民解困脫貧。2018年岜沙村有131戶650人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發生率下降至2.73%。岜沙村擁有良好的自然生態環境,獨特的原生態苗族文化習俗、保留著古老的苗族服飾和傳統的節慶活動,以及神秘的“成人禮”、“樹葬文化”等,被外界譽為“槍手部落”和苗族文化“活化石”。2015年,岜沙村被國家旅游局授予“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從江縣充分利用岜沙村良好的生態環境和獨特的民族文化資源,積極推進“旅游扶貧”事業發展,2017年又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據統計,2017年岜沙苗寨旅游景區年接待游客180多萬人次,帶動了從江縣整體旅游發展,實現綜合收入達到12.72億元。

(環境空間)曠惠民+鄉村旅游促發展——岜沙四季——岜沙村位于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丙妹鎮西南部,距離從江縣城7.5公里,由大寨、宰戈新寨等五個自然寨組成,是一個純苗族聚居村寨。近年來,岜沙村實施“五個一批”和“六個精準”發展鄉村旅游經濟,助推村民解困脫貧。2018年岜沙村有131戶650人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發生率下降至2.73%。岜沙村擁有良好的自然生態環境,獨特的原生態苗族文化習俗、保留著古老的苗族服飾和傳統的節慶活動,以及神秘的“成人禮”、“樹葬文化”等,被外界譽為“槍手部落”和苗族文化“活化石”。2015年,岜沙村被國家旅游局授予“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從江縣充分利用岜沙村良好的生態環境和獨特的民族文化資源,積極推進“旅游扶貧”事業發展,2017年又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據統計,2017年岜沙苗寨旅游景區年接待游客180多萬人次,帶動了從江縣整體旅游發展,實現綜合收入達到12.72億元。

(環境空間)曠惠民+鄉村旅游促發展——岜沙四季——岜沙村位于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丙妹鎮西南部,距離從江縣城7.5公里,由大寨、宰戈新寨等五個自然寨組成,是一個純苗族聚居村寨。近年來,岜沙村實施“五個一批”和“六個精準”發展鄉村旅游經濟,助推村民解困脫貧。2018年岜沙村有131戶650人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發生率下降至2.73%。岜沙村擁有良好的自然生態環境,獨特的原生態苗族文化習俗、保留著古老的苗族服飾和傳統的節慶活動,以及神秘的“成人禮”、“樹葬文化”等,被外界譽為“槍手部落”和苗族文化“活化石”。2015年,岜沙村被國家旅游局授予“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從江縣充分利用岜沙村良好的生態環境和獨特的民族文化資源,積極推進“旅游扶貧”事業發展,2017年又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據統計,2017年岜沙苗寨旅游景區年接待游客180多萬人次,帶動了從江縣整體旅游發展,實現綜合收入達到12.72億元。

(環境空間)曠惠民+鄉村旅游促發展——岜沙四季——岜沙村位于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丙妹鎮西南部,距離從江縣城7.5公里,由大寨、宰戈新寨等五個自然寨組成,是一個純苗族聚居村寨。近年來,岜沙村實施“五個一批”和“六個精準”發展鄉村旅游經濟,助推村民解困脫貧。2018年岜沙村有131戶650人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發生率下降至2.73%。岜沙村擁有良好的自然生態環境,獨特的原生態苗族文化習俗、保留著古老的苗族服飾和傳統的節慶活動,以及神秘的“成人禮”、“樹葬文化”等,被外界譽為“槍手部落”和苗族文化“活化石”。2015年,岜沙村被國家旅游局授予“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從江縣充分利用岜沙村良好的生態環境和獨特的民族文化資源,積極推進“旅游扶貧”事業發展,2017年又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據統計,2017年岜沙苗寨旅游景區年接待游客180多萬人次,帶動了從江縣整體旅游發展,實現綜合收入達到12.72億元。

(環境空間)曠惠民+鄉村旅游促發展——岜沙四季——岜沙村位于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丙妹鎮西南部,距離從江縣城7.5公里,由大寨、宰戈新寨等五個自然寨組成,是一個純苗族聚居村寨。近年來,岜沙村實施“五個一批”和“六個精準”發展鄉村旅游經濟,助推村民解困脫貧。2018年岜沙村有131戶650人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發生率下降至2.73%。岜沙村擁有良好的自然生態環境,獨特的原生態苗族文化習俗、保留著古老的苗族服飾和傳統的節慶活動,以及神秘的“成人禮”、“樹葬文化”等,被外界譽為“槍手部落”和苗族文化“活化石”。2015年,岜沙村被國家旅游局授予“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從江縣充分利用岜沙村良好的生態環境和獨特的民族文化資源,積極推進“旅游扶貧”事業發展,2017年又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據統計,2017年岜沙苗寨旅游景區年接待游客180多萬人次,帶動了從江縣整體旅游發展,實現綜合收入達到12.72億元。

(環境空間)曠惠民+鄉村旅游促發展——岜沙四季——岜沙村位于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丙妹鎮西南部,距離從江縣城7.5公里,由大寨、宰戈新寨等五個自然寨組成,是一個純苗族聚居村寨。近年來,岜沙村實施“五個一批”和“六個精準”發展鄉村旅游經濟,助推村民解困脫貧。2018年岜沙村有131戶650人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發生率下降至2.73%。岜沙村擁有良好的自然生態環境,獨特的原生態苗族文化習俗、保留著古老的苗族服飾和傳統的節慶活動,以及神秘的“成人禮”、“樹葬文化”等,被外界譽為“槍手部落”和苗族文化“活化石”。2015年,岜沙村被國家旅游局授予“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從江縣充分利用岜沙村良好的生態環境和獨特的民族文化資源,積極推進“旅游扶貧”事業發展,2017年又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據統計,2017年岜沙苗寨旅游景區年接待游客180多萬人次,帶動了從江縣整體旅游發展,實現綜合收入達到12.72億元。

(環境空間)曠惠民+鄉村旅游促發展——岜沙四季——岜沙村位于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丙妹鎮西南部,距離從江縣城7.5公里,由大寨、宰戈新寨等五個自然寨組成,是一個純苗族聚居村寨。近年來,岜沙村實施“五個一批”和“六個精準”發展鄉村旅游經濟,助推村民解困脫貧。2018年岜沙村有131戶650人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發生率下降至2.73%。岜沙村擁有良好的自然生態環境,獨特的原生態苗族文化習俗、保留著古老的苗族服飾和傳統的節慶活動,以及神秘的“成人禮”、“樹葬文化”等,被外界譽為“槍手部落”和苗族文化“活化石”。2015年,岜沙村被國家旅游局授予“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從江縣充分利用岜沙村良好的生態環境和獨特的民族文化資源,積極推進“旅游扶貧”事業發展,2017年又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據統計,2017年岜沙苗寨旅游景區年接待游客180多萬人次,帶動了從江縣整體旅游發展,實現綜合收入達到12.72億元。

(人物肖像)姜豪+來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5100公里,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4700米,是這所學校地理海拔高度。這次公益扶貧,援建了33臺電腦及2.2噸愛心物資,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是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愛回西藏”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5年多來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元。

(人物肖像)姜豪+來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5100公里,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4700米,是這所學校地理海拔高度。這次公益扶貧,援建了33臺電腦及2.2噸愛心物資,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是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愛回西藏”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5年多來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元。

(人物肖像)姜豪+來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5100公里,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4700米,是這所學校地理海拔高度。這次公益扶貧,援建了33臺電腦及2.2噸愛心物資,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是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愛回西藏”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5年多來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元。

(人物肖像)姜豪+來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5100公里,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4700米,是這所學校地理海拔高度。這次公益扶貧,援建了33臺電腦及2.2噸愛心物資,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是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愛回西藏”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5年多來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元。

(人物肖像)姜豪+來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5100公里,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4700米,是這所學校地理海拔高度。這次公益扶貧,援建了33臺電腦及2.2噸愛心物資,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是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愛回西藏”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5年多來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元。

(人物肖像)姜豪+來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5100公里,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4700米,是這所學校地理海拔高度。這次公益扶貧,援建了33臺電腦及2.2噸愛心物資,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是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愛回西藏”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5年多來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元。

(人物肖像)姜豪+來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5100公里,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4700米,是這所學校地理海拔高度。這次公益扶貧,援建了33臺電腦及2.2噸愛心物資,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是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愛回西藏”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5年多來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元。

(人物肖像)姜豪+來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5100公里,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4700米,是這所學校地理海拔高度。這次公益扶貧,援建了33臺電腦及2.2噸愛心物資,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是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愛回西藏”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5年多來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元。

(人物肖像)姜豪+來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5100公里,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4700米,是這所學校地理海拔高度。這次公益扶貧,援建了33臺電腦及2.2噸愛心物資,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是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愛回西藏”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5年多來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元。

(人物肖像)姜豪+來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5100公里,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4700米,是這所學校地理海拔高度。這次公益扶貧,援建了33臺電腦及2.2噸愛心物資,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是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愛回西藏”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5年多來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元。

(人物肖像)姜豪+來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5100公里,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4700米,是這所學校地理海拔高度。這次公益扶貧,援建了33臺電腦及2.2噸愛心物資,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是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愛回西藏”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5年多來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元。

(人物肖像)姜豪+來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5100公里,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4700米,是這所學校地理海拔高度。這次公益扶貧,援建了33臺電腦及2.2噸愛心物資,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是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愛回西藏”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5年多來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元。

(人物肖像)姜豪+來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5100公里,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4700米,是這所學校地理海拔高度。這次公益扶貧,援建了33臺電腦及2.2噸愛心物資,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是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愛回西藏”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5年多來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元。

(人物肖像)姜豪+來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5100公里,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4700米,是這所學校地理海拔高度。這次公益扶貧,援建了33臺電腦及2.2噸愛心物資,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是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愛回西藏”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5年多來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元。

(人物肖像)姜豪+來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5100公里,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4700米,是這所學校地理海拔高度。這次公益扶貧,援建了33臺電腦及2.2噸愛心物資,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是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愛回西藏”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5年多來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元。

(環境空間)江河+皖南山區的小村落——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發展旅游觀光,茶葉農產品為主的產業精準扶貧,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

(環境空間)江河+皖南山區的小村落——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發展旅游觀光,茶葉農產品為主的產業精準扶貧,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

(環境空間)江河+皖南山區的小村落——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發展旅游觀光,茶葉農產品為主的產業精準扶貧,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

(環境空間)江河+皖南山區的小村落——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發展旅游觀光,茶葉農產品為主的產業精準扶貧,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

(環境空間)江河+皖南山區的小村落——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發展旅游觀光,茶葉農產品為主的產業精準扶貧,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

(環境空間)江河+皖南山區的小村落——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發展旅游觀光,茶葉農產品為主的產業精準扶貧,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

(環境空間)江河+皖南山區的小村落——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發展旅游觀光,茶葉農產品為主的產業精準扶貧,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

(環境空間)江河+皖南山區的小村落——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發展旅游觀光,茶葉農產品為主的產業精準扶貧,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

(環境空間)江河+皖南山區的小村落——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發展旅游觀光,茶葉農產品為主的產業精準扶貧,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

(環境空間)江河+皖南山區的小村落——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發展旅游觀光,茶葉農產品為主的產業精準扶貧,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

(環境空間)江河+皖南山區的小村落——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發展旅游觀光,茶葉農產品為主的產業精準扶貧,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

(環境空間)江河+皖南山區的小村落——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發展旅游觀光,茶葉農產品為主的產業精準扶貧,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

(環境空間)黃躍+開向致富的“慢火車——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5634次列車,是沒有空調、沒有餐車、沒有臥鋪的“慢火車”,也是目前成昆線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之一,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通后,已運營近半個世紀。它沒有餐車、臥鋪,也沒有空調,運載著沿線的彝族群眾,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它在途經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越西縣時,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它像公交車一樣,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商購物、求學求醫、走親訪友的便民車。這樣的火車,最低票價僅為2元,22年未漲價。考慮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列車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廂。每節車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作為大件行李車。“慢火車”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廂已改裝為行李車,這是專門用來放村民攜帶的雞、鴨、鵝、豬、羊等活物。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有班車,票價低廉的慢火車,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

(環境空間)黃躍+開向致富的“慢火車——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5634次列車,是沒有空調、沒有餐車、沒有臥鋪的“慢火車”,也是目前成昆線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之一,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通后,已運營近半個世紀。它沒有餐車、臥鋪,也沒有空調,運載著沿線的彝族群眾,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它在途經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越西縣時,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它像公交車一樣,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商購物、求學求醫、走親訪友的便民車。這樣的火車,最低票價僅為2元,22年未漲價。考慮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列車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廂。每節車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作為大件行李車。“慢火車”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廂已改裝為行李車,這是專門用來放村民攜帶的雞、鴨、鵝、豬、羊等活物。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有班車,票價低廉的慢火車,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

(環境空間)黃躍+開向致富的“慢火車——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5634次列車,是沒有空調、沒有餐車、沒有臥鋪的“慢火車”,也是目前成昆線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之一,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通后,已運營近半個世紀。它沒有餐車、臥鋪,也沒有空調,運載著沿線的彝族群眾,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它在途經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越西縣時,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它像公交車一樣,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商購物、求學求醫、走親訪友的便民車。這樣的火車,最低票價僅為2元,22年未漲價。考慮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列車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廂。每節車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作為大件行李車。“慢火車”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廂已改裝為行李車,這是專門用來放村民攜帶的雞、鴨、鵝、豬、羊等活物。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有班車,票價低廉的慢火車,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

(環境空間)黃躍+開向致富的“慢火車——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5634次列車,是沒有空調、沒有餐車、沒有臥鋪的“慢火車”,也是目前成昆線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之一,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通后,已運營近半個世紀。它沒有餐車、臥鋪,也沒有空調,運載著沿線的彝族群眾,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它在途經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越西縣時,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它像公交車一樣,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商購物、求學求醫、走親訪友的便民車。這樣的火車,最低票價僅為2元,22年未漲價。考慮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列車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廂。每節車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作為大件行李車。“慢火車”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廂已改裝為行李車,這是專門用來放村民攜帶的雞、鴨、鵝、豬、羊等活物。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有班車,票價低廉的慢火車,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

(環境空間)黃躍+開向致富的“慢火車——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5634次列車,是沒有空調、沒有餐車、沒有臥鋪的“慢火車”,也是目前成昆線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之一,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通后,已運營近半個世紀。它沒有餐車、臥鋪,也沒有空調,運載著沿線的彝族群眾,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它在途經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越西縣時,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它像公交車一樣,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商購物、求學求醫、走親訪友的便民車。這樣的火車,最低票價僅為2元,22年未漲價。考慮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列車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廂。每節車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作為大件行李車。“慢火車”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廂已改裝為行李車,這是專門用來放村民攜帶的雞、鴨、鵝、豬、羊等活物。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有班車,票價低廉的慢火車,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

(環境空間)黃躍+開向致富的“慢火車——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5634次列車,是沒有空調、沒有餐車、沒有臥鋪的“慢火車”,也是目前成昆線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之一,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通后,已運營近半個世紀。它沒有餐車、臥鋪,也沒有空調,運載著沿線的彝族群眾,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它在途經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越西縣時,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它像公交車一樣,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商購物、求學求醫、走親訪友的便民車。這樣的火車,最低票價僅為2元,22年未漲價。考慮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列車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廂。每節車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作為大件行李車。“慢火車”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廂已改裝為行李車,這是專門用來放村民攜帶的雞、鴨、鵝、豬、羊等活物。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有班車,票價低廉的慢火車,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

(環境空間)黃躍+開向致富的“慢火車——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5634次列車,是沒有空調、沒有餐車、沒有臥鋪的“慢火車”,也是目前成昆線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之一,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通后,已運營近半個世紀。它沒有餐車、臥鋪,也沒有空調,運載著沿線的彝族群眾,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它在途經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越西縣時,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它像公交車一樣,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商購物、求學求醫、走親訪友的便民車。這樣的火車,最低票價僅為2元,22年未漲價。考慮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列車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廂。每節車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作為大件行李車。“慢火車”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廂已改裝為行李車,這是專門用來放村民攜帶的雞、鴨、鵝、豬、羊等活物。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有班車,票價低廉的慢火車,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

(環境空間)黃躍+開向致富的“慢火車——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5634次列車,是沒有空調、沒有餐車、沒有臥鋪的“慢火車”,也是目前成昆線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之一,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通后,已運營近半個世紀。它沒有餐車、臥鋪,也沒有空調,運載著沿線的彝族群眾,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它在途經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越西縣時,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它像公交車一樣,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商購物、求學求醫、走親訪友的便民車。這樣的火車,最低票價僅為2元,22年未漲價。考慮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列車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廂。每節車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作為大件行李車。“慢火車”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廂已改裝為行李車,這是專門用來放村民攜帶的雞、鴨、鵝、豬、羊等活物。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有班車,票價低廉的慢火車,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

(環境空間)黃躍+開向致富的“慢火車——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5634次列車,是沒有空調、沒有餐車、沒有臥鋪的“慢火車”,也是目前成昆線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之一,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通后,已運營近半個世紀。它沒有餐車、臥鋪,也沒有空調,運載著沿線的彝族群眾,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它在途經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越西縣時,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它像公交車一樣,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商購物、求學求醫、走親訪友的便民車。這樣的火車,最低票價僅為2元,22年未漲價。考慮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列車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廂。每節車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作為大件行李車。“慢火車”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廂已改裝為行李車,這是專門用來放村民攜帶的雞、鴨、鵝、豬、羊等活物。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有班車,票價低廉的慢火車,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

(環境空間)黃躍+開向致富的“慢火車——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5634次列車,是沒有空調、沒有餐車、沒有臥鋪的“慢火車”,也是目前成昆線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之一,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通后,已運營近半個世紀。它沒有餐車、臥鋪,也沒有空調,運載著沿線的彝族群眾,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它在途經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越西縣時,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它像公交車一樣,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商購物、求學求醫、走親訪友的便民車。這樣的火車,最低票價僅為2元,22年未漲價。考慮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列車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廂。每節車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作為大件行李車。“慢火車”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廂已改裝為行李車,這是專門用來放村民攜帶的雞、鴨、鵝、豬、羊等活物。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有班車,票價低廉的慢火車,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

(環境空間)黃躍+開向致富的“慢火車——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5634次列車,是沒有空調、沒有餐車、沒有臥鋪的“慢火車”,也是目前成昆線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之一,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通后,已運營近半個世紀。它沒有餐車、臥鋪,也沒有空調,運載著沿線的彝族群眾,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它在途經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越西縣時,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它像公交車一樣,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商購物、求學求醫、走親訪友的便民車。這樣的火車,最低票價僅為2元,22年未漲價。考慮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列車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廂。每節車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作為大件行李車。“慢火車”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廂已改裝為行李車,這是專門用來放村民攜帶的雞、鴨、鵝、豬、羊等活物。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有班車,票價低廉的慢火車,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

(環境空間)黃躍+開向致富的“慢火車——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5634次列車,是沒有空調、沒有餐車、沒有臥鋪的“慢火車”,也是目前成昆線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之一,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通后,已運營近半個世紀。它沒有餐車、臥鋪,也沒有空調,運載著沿線的彝族群眾,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它在途經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越西縣時,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它像公交車一樣,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商購物、求學求醫、走親訪友的便民車。這樣的火車,最低票價僅為2元,22年未漲價。考慮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列車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廂。每節車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作為大件行李車。“慢火車”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廂已改裝為行李車,這是專門用來放村民攜帶的雞、鴨、鵝、豬、羊等活物。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有班車,票價低廉的慢火車,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

(環境空間)洪漢清+ 黔東南——插秧的季節——每年小滿時節,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耙田、插秧,田間一片繁忙景象。秧苗已孕育好,插秧開始了,翻過兩三遍的水田里,倒映著插秧人的影子,身著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斗笠,卷著褲腿站在剛能淹沒小腿肚的水田里,不深不淺的插著秧苗。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形成一幅充滿鄉土氣息的山水畫。

(環境空間)洪漢清+ 黔東南——插秧的季節——每年小滿時節,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耙田、插秧,田間一片繁忙景象。秧苗已孕育好,插秧開始了,翻過兩三遍的水田里,倒映著插秧人的影子,身著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斗笠,卷著褲腿站在剛能淹沒小腿肚的水田里,不深不淺的插著秧苗。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形成一幅充滿鄉土氣息的山水畫。

(環境空間)洪漢清+ 黔東南——插秧的季節——每年小滿時節,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耙田、插秧,田間一片繁忙景象。秧苗已孕育好,插秧開始了,翻過兩三遍的水田里,倒映著插秧人的影子,身著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斗笠,卷著褲腿站在剛能淹沒小腿肚的水田里,不深不淺的插著秧苗。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形成一幅充滿鄉土氣息的山水畫。

(環境空間)洪漢清+ 黔東南——插秧的季節——每年小滿時節,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耙田、插秧,田間一片繁忙景象。秧苗已孕育好,插秧開始了,翻過兩三遍的水田里,倒映著插秧人的影子,身著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斗笠,卷著褲腿站在剛能淹沒小腿肚的水田里,不深不淺的插著秧苗。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形成一幅充滿鄉土氣息的山水畫。

(環境空間)洪漢清+ 黔東南——插秧的季節——每年小滿時節,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耙田、插秧,田間一片繁忙景象。秧苗已孕育好,插秧開始了,翻過兩三遍的水田里,倒映著插秧人的影子,身著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斗笠,卷著褲腿站在剛能淹沒小腿肚的水田里,不深不淺的插著秧苗。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形成一幅充滿鄉土氣息的山水畫。

(環境空間)洪漢清+ 黔東南——插秧的季節——每年小滿時節,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耙田、插秧,田間一片繁忙景象。秧苗已孕育好,插秧開始了,翻過兩三遍的水田里,倒映著插秧人的影子,身著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斗笠,卷著褲腿站在剛能淹沒小腿肚的水田里,不深不淺的插著秧苗。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形成一幅充滿鄉土氣息的山水畫。

(環境空間)洪漢清+ 黔東南——插秧的季節——每年小滿時節,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耙田、插秧,田間一片繁忙景象。秧苗已孕育好,插秧開始了,翻過兩三遍的水田里,倒映著插秧人的影子,身著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斗笠,卷著褲腿站在剛能淹沒小腿肚的水田里,不深不淺的插著秧苗。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形成一幅充滿鄉土氣息的山水畫。

(環境空間)洪漢清+ 黔東南——插秧的季節——每年小滿時節,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耙田、插秧,田間一片繁忙景象。秧苗已孕育好,插秧開始了,翻過兩三遍的水田里,倒映著插秧人的影子,身著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斗笠,卷著褲腿站在剛能淹沒小腿肚的水田里,不深不淺的插著秧苗。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形成一幅充滿鄉土氣息的山水畫。

(環境空間)洪漢清+ 黔東南——插秧的季節——每年小滿時節,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耙田、插秧,田間一片繁忙景象。秧苗已孕育好,插秧開始了,翻過兩三遍的水田里,倒映著插秧人的影子,身著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斗笠,卷著褲腿站在剛能淹沒小腿肚的水田里,不深不淺的插著秧苗。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形成一幅充滿鄉土氣息的山水畫。

(環境空間)洪漢清+ 黔東南——插秧的季節——每年小滿時節,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耙田、插秧,田間一片繁忙景象。秧苗已孕育好,插秧開始了,翻過兩三遍的水田里,倒映著插秧人的影子,身著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斗笠,卷著褲腿站在剛能淹沒小腿肚的水田里,不深不淺的插著秧苗。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形成一幅充滿鄉土氣息的山水畫。

(環境空間)洪漢清+ 黔東南——插秧的季節——每年小滿時節,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耙田、插秧,田間一片繁忙景象。秧苗已孕育好,插秧開始了,翻過兩三遍的水田里,倒映著插秧人的影子,身著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斗笠,卷著褲腿站在剛能淹沒小腿肚的水田里,不深不淺的插著秧苗。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形成一幅充滿鄉土氣息的山水畫。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杰+告別溜索村——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北岸是云南省會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兩個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隔著牛欄江,牛欄江之上,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通向外界有兩個途徑,一個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山路,另一個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外出。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寨,有12個小學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讀書,每天凌晨4點半,在漆黑的夜里,打著手電,攀爬陡峭的大山,通常歷時3到4個小時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整個上學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路程8公里。每天放學也是走同樣的路,因為是下坡,用時不到3小時。 大石頭組還有7個中學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就讀,每周往返一次,單程大約在20公里,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整個路段落差1400多米。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江到對岸的槽槽組,需要坐車經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山公路,因為對岸是水電路,不通客車,只能搭乘便車,所以偶爾有中學生溜索到對面搭車上學。 4月18日,新京報報道了這座“溜索村”以及村里12個小學生艱難求學的故事。報道刊發后,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會同威寧縣各有關部門,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海拉鎮教育情況進行了排查。 經調研,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的7所鎮、村小學,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生的寄宿問題,按照工程進度,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也就是到今年(2019年)年底,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難的問題。

(環境空間)陳建貞 +《愛心送進藏區》2016年7月27日,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明眸格桑花”西藏行活動,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救治,做最美的公益事,把愛心送進藏區。

(環境空間)陳建貞 +《愛心送進藏區》2016年7月27日,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明眸格桑花”西藏行活動,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救治,做最美的公益事,把愛心送進藏區。

(環境空間)陳建貞 +《愛心送進藏區》2016年7月27日,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明眸格桑花”西藏行活動,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救治,做最美的公益事,把愛心送進藏區。

(環境空間)陳建貞 +《愛心送進藏區》2016年7月27日,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明眸格桑花”西藏行活動,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救治,做最美的公益事,把愛心送進藏區。

(環境空間)陳建貞 +《愛心送進藏區》2016年7月27日,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明眸格桑花”西藏行活動,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救治,做最美的公益事,把愛心送進藏區。

(環境空間)陳建貞 +《愛心送進藏區》2016年7月27日,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明眸格桑花”西藏行活動,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救治,做最美的公益事,把愛心送進藏區。

(環境空間)陳建貞 +《愛心送進藏區》2016年7月27日,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明眸格桑花”西藏行活動,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救治,做最美的公益事,把愛心送進藏區。

(環境空間)陳建貞 +《愛心送進藏區》2016年7月27日,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明眸格桑花”西藏行活動,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救治,做最美的公益事,把愛心送進藏區。

(環境空間)陳建貞 +《愛心送進藏區》2016年7月27日,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明眸格桑花”西藏行活動,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救治,做最美的公益事,把愛心送進藏區。

(環境空間)陳建貞 +《愛心送進藏區》2016年7月27日,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明眸格桑花”西藏行活動,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救治,做最美的公益事,把愛心送進藏區。

(環境空間)陳建貞 +《愛心送進藏區》2016年7月27日,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明眸格桑花”西藏行活動,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救治,做最美的公益事,把愛心送進藏區。

(環境空間)陳建貞 +《愛心送進藏區》2016年7月27日,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明眸格桑花”西藏行活動,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救治,做最美的公益事,把愛心送進藏區。

(環境空間)陳建貞 +《愛心送進藏區》2016年7月27日,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明眸格桑花”西藏行活動,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救治,做最美的公益事,把愛心送進藏區。

(環境空間)陳建貞 +《愛心送進藏區》2016年7月27日,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明眸格桑花”西藏行活動,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救治,做最美的公益事,把愛心送進藏區。

(環境空間)陳建貞 +《愛心送進藏區》2016年7月27日,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明眸格桑花”西藏行活動,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救治,做最美的公益事,把愛心送進藏區。

(環境空間)曹衛江+《裝綠色能源,幫農民扶貧》2018年,三峽新能源風力電場落戶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這是一個重點扶貧項目。這個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共安裝25臺2兆瓦風力發電機組,建成投產后年發電量約為9811萬千瓦小時,年等效滿負荷小時約1962小時,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噸,具有良好的發電效益和環境效益。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

(環境空間)曹衛江+《裝綠色能源,幫農民扶貧》2018年,三峽新能源風力電場落戶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這是一個重點扶貧項目。這個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共安裝25臺2兆瓦風力發電機組,建成投產后年發電量約為9811萬千瓦小時,年等效滿負荷小時約1962小時,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噸,具有良好的發電效益和環境效益。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

(環境空間)曹衛江+《裝綠色能源,幫農民扶貧》2018年,三峽新能源風力電場落戶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這是一個重點扶貧項目。這個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共安裝25臺2兆瓦風力發電機組,建成投產后年發電量約為9811萬千瓦小時,年等效滿負荷小時約1962小時,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噸,具有良好的發電效益和環境效益。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

(環境空間)曹衛江+《裝綠色能源,幫農民扶貧》2018年,三峽新能源風力電場落戶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這是一個重點扶貧項目。這個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共安裝25臺2兆瓦風力發電機組,建成投產后年發電量約為9811萬千瓦小時,年等效滿負荷小時約1962小時,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噸,具有良好的發電效益和環境效益。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

(環境空間)曹衛江+《裝綠色能源,幫農民扶貧》2018年,三峽新能源風力電場落戶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這是一個重點扶貧項目。這個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共安裝25臺2兆瓦風力發電機組,建成投產后年發電量約為9811萬千瓦小時,年等效滿負荷小時約1962小時,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噸,具有良好的發電效益和環境效益。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

(環境空間)曹衛江+《裝綠色能源,幫農民扶貧》2018年,三峽新能源風力電場落戶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這是一個重點扶貧項目。這個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共安裝25臺2兆瓦風力發電機組,建成投產后年發電量約為9811萬千瓦小時,年等效滿負荷小時約1962小時,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噸,具有良好的發電效益和環境效益。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

(環境空間)曹衛江+《裝綠色能源,幫農民扶貧》2018年,三峽新能源風力電場落戶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這是一個重點扶貧項目。這個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共安裝25臺2兆瓦風力發電機組,建成投產后年發電量約為9811萬千瓦小時,年等效滿負荷小時約1962小時,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噸,具有良好的發電效益和環境效益。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

(環境空間)曹衛江+《裝綠色能源,幫農民扶貧》2018年,三峽新能源風力電場落戶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這是一個重點扶貧項目。這個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共安裝25臺2兆瓦風力發電機組,建成投產后年發電量約為9811萬千瓦小時,年等效滿負荷小時約1962小時,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噸,具有良好的發電效益和環境效益。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

(環境空間)曹衛江+《裝綠色能源,幫農民扶貧》2018年,三峽新能源風力電場落戶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這是一個重點扶貧項目。這個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共安裝25臺2兆瓦風力發電機組,建成投產后年發電量約為9811萬千瓦小時,年等效滿負荷小時約1962小時,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噸,具有良好的發電效益和環境效益。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

(環境空間)曹衛江+《裝綠色能源,幫農民扶貧》2018年,三峽新能源風力電場落戶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這是一個重點扶貧項目。這個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共安裝25臺2兆瓦風力發電機組,建成投產后年發電量約為9811萬千瓦小時,年等效滿負荷小時約1962小時,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噸,具有良好的發電效益和環境效益。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

(環境空間)曹衛江+《裝綠色能源,幫農民扶貧》2018年,三峽新能源風力電場落戶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這是一個重點扶貧項目。這個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共安裝25臺2兆瓦風力發電機組,建成投產后年發電量約為9811萬千瓦小時,年等效滿負荷小時約1962小時,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噸,具有良好的發電效益和環境效益。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

(環境空間)曹衛江+《裝綠色能源,幫農民扶貧》2018年,三峽新能源風力電場落戶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這是一個重點扶貧項目。這個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共安裝25臺2兆瓦風力發電機組,建成投產后年發電量約為9811萬千瓦小時,年等效滿負荷小時約1962小時,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噸,具有良好的發電效益和環境效益。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

(環境空間)曹衛江+《裝綠色能源,幫農民扶貧》2018年,三峽新能源風力電場落戶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這是一個重點扶貧項目。這個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共安裝25臺2兆瓦風力發電機組,建成投產后年發電量約為9811萬千瓦小時,年等效滿負荷小時約1962小時,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噸,具有良好的發電效益和環境效益。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

(環境空間)曹衛江+《裝綠色能源,幫農民扶貧》2018年,三峽新能源風力電場落戶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這是一個重點扶貧項目。這個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共安裝25臺2兆瓦風力發電機組,建成投產后年發電量約為9811萬千瓦小時,年等效滿負荷小時約1962小時,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噸,具有良好的發電效益和環境效益。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

(環境空間)薄高鵬+《出灘記》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到現在正式進入搬遷。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孟津縣白鶴至濮陽市臺前縣張莊,河道長464公里,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灘內居住人口125.4萬人,涉及洛陽、新鄉、開封、濮陽7個省轄市17個縣(區)1172個自然村,其中包括4個國家級貧困縣、2個省級貧困縣、414個貧困村、33萬貧困人口。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現全面脫貧,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 2019年6月,更多的灘區搬遷新社區即將完工,更多的灘區居民會住進他們的新家開始新的生活,如今黃河灘區兩岸正在進行著幾千年來最偉大的工程,最壯觀的遷徙,一幕精彩的“出灘記”正在上演。(拍攝時間:左圖2019年6月,拍攝地點封丘縣黃河灘區搬遷點)

(環境空間)薄高鵬+《出灘記》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到現在正式進入搬遷。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孟津縣白鶴至濮陽市臺前縣張莊,河道長464公里,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灘內居住人口125.4萬人,涉及洛陽、新鄉、開封、濮陽7個省轄市17個縣(區)1172個自然村,其中包括4個國家級貧困縣、2個省級貧困縣、414個貧困村、33萬貧困人口。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現全面脫貧,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灘區家居民正在從老家搬家具進入新社區,右圖灘區老村子的街道,如今這些老村子已經陸續復耕成為了田地。(拍攝時間:左圖2016年8月,右圖2016年1月)

(環境空間)薄高鵬+《出灘記》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到現在正式進入搬遷。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孟津縣白鶴至濮陽市臺前縣張莊,河道長464公里,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灘內居住人口125.4萬人,涉及洛陽、新鄉、開封、濮陽7個省轄市17個縣(區)1172個自然村,其中包括4個國家級貧困縣、2個省級貧困縣、414個貧困村、33萬貧困人口。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現全面脫貧,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蘭考縣谷營鎮的搬遷居民,秋收后在社區的菜市場打牌娛樂。右圖,搬遷前居民們在老村子的街口聊天。(拍攝時間:左圖2016年10月,右圖2016年8月)

(環境空間)薄高鵬+《出灘記》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到現在正式進入搬遷。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孟津縣白鶴至濮陽市臺前縣張莊,河道長464公里,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灘內居住人口125.4萬人,涉及洛陽、新鄉、開封、濮陽7個省轄市17個縣(區)1172個自然村,其中包括4個國家級貧困縣、2個省級貧困縣、414個貧困村、33萬貧困人口。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現全面脫貧,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長垣縣黃河灘區搬遷新社區的居民們正在參與新社區的建設,老人們到新社區后很多人參與到社區園林管理上,不但還能和土地打交道鍛煉身體,還能拿到不少的勞務報酬。右圖為長垣縣黃河灘區的居民,她們也即將面臨搬遷,新房的建設即將完工,老人和她的孩子們在老院子里合影留念。(拍攝時間:左圖2018年8月,右圖2018年8月)

(環境空間)薄高鵬+《出灘記》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到現在正式進入搬遷。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孟津縣白鶴至濮陽市臺前縣張莊,河道長464公里,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灘內居住人口125.4萬人,涉及洛陽、新鄉、開封、濮陽7個省轄市17個縣(區)1172個自然村,其中包括4個國家級貧困縣、2個省級貧困縣、414個貧困村、33萬貧困人口。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現全面脫貧,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

(環境空間)薄高鵬+《出灘記》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到現在正式進入搬遷。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孟津縣白鶴至濮陽市臺前縣張莊,河道長464公里,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灘內居住人口125.4萬人,涉及洛陽、新鄉、開封、濮陽7個省轄市17個縣(區)1172個自然村,其中包括4個國家級貧困縣、2個省級貧困縣、414個貧困村、33萬貧困人口。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現全面脫貧,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圖為長垣縣灘區搬遷新區里的一家超市內部。右圖為灘區搬遷前的一間商店內部。(拍攝時間:左圖2018年10月,右圖2016年3月)

(環境空間)薄高鵬+《出灘記》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到現在正式進入搬遷。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孟津縣白鶴至濮陽市臺前縣張莊,河道長464公里,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灘內居住人口125.4萬人,涉及洛陽、新鄉、開封、濮陽7個省轄市17個縣(區)1172個自然村,其中包括4個國家級貧困縣、2個省級貧困縣、414個貧困村、33萬貧困人口。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現全面脫貧,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河南省長垣縣黃河灘區搬遷的居民孩子正在嶄新的幼兒園里做課間活動,一名灘區搬遷的居民告訴作者,以前要想走出灘區實在太難了,灘區教育條件偏低孩子們靠考學只有為數不多的人能走這條路,經濟改革開放以后,很多人靠外出就業打工做生意陸續的搬離灘區,但是一些本分的農民卻沒有出路。因灘區貧困落后,很多家庭男青壯年連媳婦都很難娶上。如今國家掏錢在灘區外面給蓋好房子、學校、醫院、超市等,然后讓大家幾乎免費的入駐進去,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如今我們也是城里人了,而且還是有田地的城里人。 (拍攝時間:左圖2018年10月,右圖2017年10月)

(環境空間)薄高鵬+《出灘記》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到現在正式進入搬遷。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孟津縣白鶴至濮陽市臺前縣張莊,河道長464公里,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灘內居住人口125.4萬人,涉及洛陽、新鄉、開封、濮陽7個省轄市17個縣(區)1172個自然村,其中包括4個國家級貧困縣、2個省級貧困縣、414個貧困村、33萬貧困人口。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現全面脫貧,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蘭考縣谷營鎮一名從灘區搬遷至新社區的居民在晾曬自家收獲的玉米,后面嶄新的兩層樓房就是他的家。右圖搬遷前灘區居民的院落。(拍攝時間:左圖2017年10月,右圖2016年1月)

(環境空間)薄高鵬+《出灘記》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到現在正式進入搬遷。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孟津縣白鶴至濮陽市臺前縣張莊,河道長464公里,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灘內居住人口125.4萬人,涉及洛陽、新鄉、開封、濮陽7個省轄市17個縣(區)1172個自然村,其中包括4個國家級貧困縣、2個省級貧困縣、414個貧困村、33萬貧困人口。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現全面脫貧,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蘭考縣姚寨村居民搬遷前后新人婚房的模樣。左圖是居民搬遷前居住的房屋內部。拍攝時間:左圖2017年10月,右圖2016年10月

(環境空間)薄高鵬+《出灘記》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到現在正式進入搬遷。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孟津縣白鶴至濮陽市臺前縣張莊,河道長464公里,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灘內居住人口125.4萬人,涉及洛陽、新鄉、開封、濮陽7個省轄市17個縣(區)1172個自然村,其中包括4個國家級貧困縣、2個省級貧困縣、414個貧困村、33萬貧困人口。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現全面脫貧,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蘭考縣谷營鎮,一名黃河灘區的居民搬遷后在家里拿著剛拍的全家福在新房子里留影紀念。左圖是灘區的老房子模樣。(拍攝時間:左圖2017年10月,右圖2016年10月)

(環境空間)薄高鵬+《出灘記》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到現在正式進入搬遷。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孟津縣白鶴至濮陽市臺前縣張莊,河道長464公里,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灘內居住人口125.4萬人,涉及洛陽、新鄉、開封、濮陽7個省轄市17個縣(區)1172個自然村,其中包括4個國家級貧困縣、2個省級貧困縣、414個貧困村、33萬貧困人口。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現全面脫貧,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2016年,蘭考縣谷營鎮姚寨村進入正式搬遷,進入2017年,姚寨村四百多戶,兩千多名人口全部住進了新的社區,左圖為2017年10月,姚寨村搬遷后的新社區,右圖是2019年6月,姚寨村搬遷前的舊址已經復耕

(環境空間)薄高鵬+《出灘記》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到現在正式進入搬遷。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孟津縣白鶴至濮陽市臺前縣張莊,河道長464公里,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灘內居住人口125.4萬人,涉及洛陽、新鄉、開封、濮陽7個省轄市17個縣(區)1172個自然村,其中包括4個國家級貧困縣、2個省級貧困縣、414個貧困村、33萬貧困人口。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現全面脫貧,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河南省封丘縣黃河灘區搬遷新區,新區的人們在新社區晾曬收獲的莊稼,右圖還沒有搬遷至新社區的人們在黃河岸邊晾曬收獲的糧食。(拍攝時間:左圖2017年10月、右圖2017年10月)

(環境空間)薄高鵬+《出灘記》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到現在正式進入搬遷。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孟津縣白鶴至濮陽市臺前縣張莊,河道長464公里,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灘內居住人口125.4萬人,涉及洛陽、新鄉、開封、濮陽7個省轄市17個縣(區)1172個自然村,其中包括4個國家級貧困縣、2個省級貧困縣、414個貧困村、33萬貧困人口。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現全面脫貧,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圖為2018年6月,蘭考黃河段一艘擺渡群眾到對岸耕作的小船行駛在黃河上。

(人物肖像)朱饒平+《圓夢》作品描述了丹寨縣卡拉村民遍制鳥籠的勞動的場景。

(人物肖像)易建明+百衣鳥之鄉——送隴村為迎新年進行服飾表演。

(人物肖像)楊春嵐+百鳥圖和它的繡娘們

(人物肖像)王志平+翻鼓節上苗族少女

(人物肖像)王迪+草原牧駝人——

(人物肖像)田寶希+村戲之非遺

(人物肖像)唐勻蓮+苗家香甜米酒敬貴客

(人物肖像)孫鐵石+炕頭小劇場——

(人物肖像)宋向陽+童趣

(人物肖像)劉殿興+扶貧茶園的微笑

(人物肖像)林筱琴+脫貧后的金婚

(人物肖像)李顯波+丹寨縣排莫村“三八”婦女節游戲活動中,苗族女同胞玩得很嗨。

(人物肖像)李濤+福在眼前——

(人物肖像)李世洲+姐姐為弟弟結婚準備的賀禮。

(人物肖像)李程光+鄉村醫生——

(人物肖像)黃曉海+錦繡丹寨——

(人物肖像)侯瑋+趕集

(人物肖像)洪曉東+城市建設者

(人物肖像)洪莉+丹寨高要梯田上辛勤勞作

(人物肖像)何元泉+滾輪胎的布朗山孩子

(人物肖像)耿洪杰+冰將群雕

(人物肖像)甘永安+風雪牧豬人

(人物肖像)杜會靈+村村相通娃娃樂——

(人物肖像)鄧文祥+入村辦證——

(人物肖像)崔崚+我要做一個好學生

(人物肖像)陳玉慶+老有所福——

(人物肖像)陳燁+斗鳥的味兒——大寨村春運會斗鳥現場熱鬧非凡。三人形態各異,盡顯斗鳥趣味。

(人物肖像)曾永華 +農家小趣——小孩有小孩的快樂,小貓小狗有小貓小狗的快樂,睡覺有睡覺的快樂,生活就是這樣。拍攝地點湘西古丈老司巖。

(人物肖像)曾慶菊+圖瓦新春運客忙

(人物肖像)曹剛+高原耕作

(人物肖像)蔡雙榮+《愛心書屋下鄉來》

(人物肖像)劉明+脫貧路上——本組照片拍攝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期間,作者深入到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泌陽縣和上蔡縣的產業集聚區內的部分工廠進行考察。隨著城鄉經濟的發展和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當地政府因地制宜,使得更多的農民工進入當地的企業和工廠工作。這種舉措不僅對當地的經濟發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也解決了農民工的就業問題,并擺脫了貧困。2017年9月7日,河南省上蔡縣產業集聚區。談到在家鄉的工廠工作感覺如何時,這位工人大哥臉上露出了微笑。

(人物肖像)劉明+脫貧路上——本組照片拍攝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期間,作者深入到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泌陽縣和上蔡縣的產業集聚區內的部分工廠進行考察。隨著城鄉經濟的發展和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當地政府因地制宜,使得更多的農民工進入當地的企業和工廠工作。這種舉措不僅對當地的經濟發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也解決了農民工的就業問題,并擺脫了貧困。2017年4月14日,河南省平輿縣產業集聚區。農民工返鄉創業就業基地的建立,使得更多的農民工能夠參與到家鄉的建設。

(人物肖像)劉明+脫貧路上——本組照片拍攝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期間,作者深入到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泌陽縣和上蔡縣的產業集聚區內的部分工廠進行考察。隨著城鄉經濟的發展和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當地政府因地制宜,使得更多的農民工進入當地的企業和工廠工作。這種舉措不僅對當地的經濟發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也解決了農民工的就業問題,并擺脫了貧困。2017年4月14日,河南省平輿縣產業集聚區。一名農民工在工作間隙。工廠的工作雖說辛苦,但是他們還是充滿了樂觀與自信。

(人物肖像)劉明+脫貧路上——本組照片拍攝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期間,作者深入到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泌陽縣和上蔡縣的產業集聚區內的部分工廠進行考察。隨著城鄉經濟的發展和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當地政府因地制宜,使得更多的農民工進入當地的企業和工廠工作。這種舉措不僅對當地的經濟發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也解決了農民工的就業問題,并擺脫了貧困。2017年9月7日,河南省上蔡縣產業集聚區。女工們正在加班趕制童鞋,這里生產的童鞋具有很好的市場銷路。

(人物肖像)劉明+脫貧路上——本組照片拍攝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期間,作者深入到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泌陽縣和上蔡縣的產業集聚區內的部分工廠進行考察。隨著城鄉經濟的發展和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當地政府因地制宜,使得更多的農民工進入當地的企業和工廠工作。這種舉措不僅對當地的經濟發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也解決了農民工的就業問題,并擺脫了貧困。2017年9月7日,河南省上蔡縣產業集聚區。一名女工正在穿針引線制作兒童玩具,熟練的操作能夠非常輕松地完成制作。

(人物肖像)劉明+脫貧路上——本組照片拍攝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期間,作者深入到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泌陽縣和上蔡縣的產業集聚區內的部分工廠進行考察。隨著城鄉經濟的發展和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當地政府因地制宜,使得更多的農民工進入當地的企業和工廠工作。這種舉措不僅對當地的經濟發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也解決了農民工的就業問題,并擺脫了貧困。2017年4月14日,河南省平輿縣產業集聚區。正在認真串接椅子皮繩的農民工。

(人物肖像)劉明+脫貧路上——本組照片拍攝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期間,作者深入到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泌陽縣和上蔡縣的產業集聚區內的部分工廠進行考察。隨著城鄉經濟的發展和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當地政府因地制宜,使得更多的農民工進入當地的企業和工廠工作。這種舉措不僅對當地的經濟發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也解決了農民工的就業問題,并擺脫了貧困。2017年9月7日,河南省上蔡縣產業集聚區。一名女工正在認真地檢查設備運行情況

(人物肖像)劉明+脫貧路上——本組照片拍攝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期間,作者深入到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泌陽縣和上蔡縣的產業集聚區內的部分工廠進行考察。隨著城鄉經濟的發展和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當地政府因地制宜,使得更多的農民工進入當地的企業和工廠工作。這種舉措不僅對當地的經濟發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也解決了農民工的就業問題,并擺脫了貧困。2017年4月14日,河南省平輿縣產業集聚區。一名女工正在認真地壓制鋼管。自從當地政府開展“巧媳婦”工程以來,更多的農村女性進入工廠工作,通過自己勤勞的雙手擺脫了貧困。

(人物故事)+張宏偉+《與其外出給人打工,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2萬戶、貧困人口35920人,貧困發生率達36.7%,境內土地貧瘠,十年九旱,農作物廣種薄收,交通閉塞,沒有高速公路、國道和一級公路過境。穆補貴,生于1962年,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2016年1月“因災、缺資金”被認定為“一般貧困戶”。穆家洼村山高坡陡,溝壑縱橫,只容下一輛車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環境,禿兀的梁峁上棗樹成片,為蜜蜂養殖帶來極大的優勢。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航線,蜜源地5公里以內無規模化農業、無工業企業、無高速公路,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員,兒子在鄭州打工。5年前,穆補貴開始在家養蜂。如今,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8畝棗林、19畝坡地。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

(人物故事)+張宏偉+《與其外出給人打工,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2萬戶、貧困人口35920人,貧困發生率達36.7%,境內土地貧瘠,十年九旱,農作物廣種薄收,交通閉塞,沒有高速公路、國道和一級公路過境。穆補貴,生于1962年,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2016年1月“因災、缺資金”被認定為“一般貧困戶”。穆家洼村山高坡陡,溝壑縱橫,只容下一輛車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環境,禿兀的梁峁上棗樹成片,為蜜蜂養殖帶來極大的優勢。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航線,蜜源地5公里以內無規模化農業、無工業企業、無高速公路,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員,兒子在鄭州打工。5年前,穆補貴開始在家養蜂。如今,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8畝棗林、19畝坡地。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

(人物故事)+張宏偉+《與其外出給人打工,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2萬戶、貧困人口35920人,貧困發生率達36.7%,境內土地貧瘠,十年九旱,農作物廣種薄收,交通閉塞,沒有高速公路、國道和一級公路過境。穆補貴,生于1962年,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2016年1月“因災、缺資金”被認定為“一般貧困戶”。穆家洼村山高坡陡,溝壑縱橫,只容下一輛車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環境,禿兀的梁峁上棗樹成片,為蜜蜂養殖帶來極大的優勢。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航線,蜜源地5公里以內無規模化農業、無工業企業、無高速公路,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員,兒子在鄭州打工。5年前,穆補貴開始在家養蜂。如今,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8畝棗林、19畝坡地。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

(人物故事)+張宏偉+《與其外出給人打工,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2萬戶、貧困人口35920人,貧困發生率達36.7%,境內土地貧瘠,十年九旱,農作物廣種薄收,交通閉塞,沒有高速公路、國道和一級公路過境。穆補貴,生于1962年,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2016年1月“因災、缺資金”被認定為“一般貧困戶”。穆家洼村山高坡陡,溝壑縱橫,只容下一輛車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環境,禿兀的梁峁上棗樹成片,為蜜蜂養殖帶來極大的優勢。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航線,蜜源地5公里以內無規模化農業、無工業企業、無高速公路,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員,兒子在鄭州打工。5年前,穆補貴開始在家養蜂。如今,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8畝棗林、19畝坡地。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

(人物故事)+張宏偉+《與其外出給人打工,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2萬戶、貧困人口35920人,貧困發生率達36.7%,境內土地貧瘠,十年九旱,農作物廣種薄收,交通閉塞,沒有高速公路、國道和一級公路過境。穆補貴,生于1962年,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2016年1月“因災、缺資金”被認定為“一般貧困戶”。穆家洼村山高坡陡,溝壑縱橫,只容下一輛車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環境,禿兀的梁峁上棗樹成片,為蜜蜂養殖帶來極大的優勢。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航線,蜜源地5公里以內無規模化農業、無工業企業、無高速公路,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員,兒子在鄭州打工。5年前,穆補貴開始在家養蜂。如今,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8畝棗林、19畝坡地。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

(人物故事)+張宏偉+《與其外出給人打工,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2萬戶、貧困人口35920人,貧困發生率達36.7%,境內土地貧瘠,十年九旱,農作物廣種薄收,交通閉塞,沒有高速公路、國道和一級公路過境。穆補貴,生于1962年,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2016年1月“因災、缺資金”被認定為“一般貧困戶”。穆家洼村山高坡陡,溝壑縱橫,只容下一輛車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環境,禿兀的梁峁上棗樹成片,為蜜蜂養殖帶來極大的優勢。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航線,蜜源地5公里以內無規模化農業、無工業企業、無高速公路,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員,兒子在鄭州打工。5年前,穆補貴開始在家養蜂。如今,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8畝棗林、19畝坡地。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

(人物故事)+張宏偉+《與其外出給人打工,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2萬戶、貧困人口35920人,貧困發生率達36.7%,境內土地貧瘠,十年九旱,農作物廣種薄收,交通閉塞,沒有高速公路、國道和一級公路過境。穆補貴,生于1962年,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2016年1月“因災、缺資金”被認定為“一般貧困戶”。穆家洼村山高坡陡,溝壑縱橫,只容下一輛車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環境,禿兀的梁峁上棗樹成片,為蜜蜂養殖帶來極大的優勢。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航線,蜜源地5公里以內無規模化農業、無工業企業、無高速公路,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員,兒子在鄭州打工。5年前,穆補貴開始在家養蜂。如今,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8畝棗林、19畝坡地。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

(人物故事)+張宏偉+《與其外出給人打工,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2萬戶、貧困人口35920人,貧困發生率達36.7%,境內土地貧瘠,十年九旱,農作物廣種薄收,交通閉塞,沒有高速公路、國道和一級公路過境。穆補貴,生于1962年,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2016年1月“因災、缺資金”被認定為“一般貧困戶”。穆家洼村山高坡陡,溝壑縱橫,只容下一輛車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環境,禿兀的梁峁上棗樹成片,為蜜蜂養殖帶來極大的優勢。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航線,蜜源地5公里以內無規模化農業、無工業企業、無高速公路,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員,兒子在鄭州打工。5年前,穆補貴開始在家養蜂。如今,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8畝棗林、19畝坡地。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

(人物故事)+張宏偉+《與其外出給人打工,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2萬戶、貧困人口35920人,貧困發生率達36.7%,境內土地貧瘠,十年九旱,農作物廣種薄收,交通閉塞,沒有高速公路、國道和一級公路過境。穆補貴,生于1962年,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2016年1月“因災、缺資金”被認定為“一般貧困戶”。穆家洼村山高坡陡,溝壑縱橫,只容下一輛車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環境,禿兀的梁峁上棗樹成片,為蜜蜂養殖帶來極大的優勢。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航線,蜜源地5公里以內無規模化農業、無工業企業、無高速公路,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員,兒子在鄭州打工。5年前,穆補貴開始在家養蜂。如今,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8畝棗林、19畝坡地。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

(人物故事)+張宏偉+《與其外出給人打工,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2萬戶、貧困人口35920人,貧困發生率達36.7%,境內土地貧瘠,十年九旱,農作物廣種薄收,交通閉塞,沒有高速公路、國道和一級公路過境。穆補貴,生于1962年,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2016年1月“因災、缺資金”被認定為“一般貧困戶”。穆家洼村山高坡陡,溝壑縱橫,只容下一輛車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環境,禿兀的梁峁上棗樹成片,為蜜蜂養殖帶來極大的優勢。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航線,蜜源地5公里以內無規模化農業、無工業企業、無高速公路,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員,兒子在鄭州打工。5年前,穆補貴開始在家養蜂。如今,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8畝棗林、19畝坡地。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

(人物故事)+張宏偉+《與其外出給人打工,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2萬戶、貧困人口35920人,貧困發生率達36.7%,境內土地貧瘠,十年九旱,農作物廣種薄收,交通閉塞,沒有高速公路、國道和一級公路過境。穆補貴,生于1962年,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2016年1月“因災、缺資金”被認定為“一般貧困戶”。穆家洼村山高坡陡,溝壑縱橫,只容下一輛車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環境,禿兀的梁峁上棗樹成片,為蜜蜂養殖帶來極大的優勢。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航線,蜜源地5公里以內無規模化農業、無工業企業、無高速公路,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員,兒子在鄭州打工。5年前,穆補貴開始在家養蜂。如今,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8畝棗林、19畝坡地。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

(人物故事)+張宏偉+《與其外出給人打工,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2萬戶、貧困人口35920人,貧困發生率達36.7%,境內土地貧瘠,十年九旱,農作物廣種薄收,交通閉塞,沒有高速公路、國道和一級公路過境。穆補貴,生于1962年,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2016年1月“因災、缺資金”被認定為“一般貧困戶”。穆家洼村山高坡陡,溝壑縱橫,只容下一輛車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環境,禿兀的梁峁上棗樹成片,為蜜蜂養殖帶來極大的優勢。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航線,蜜源地5公里以內無規模化農業、無工業企業、無高速公路,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員,兒子在鄭州打工。5年前,穆補貴開始在家養蜂。如今,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8畝棗林、19畝坡地。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

(人物故事)+張宏偉+《與其外出給人打工,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2萬戶、貧困人口35920人,貧困發生率達36.7%,境內土地貧瘠,十年九旱,農作物廣種薄收,交通閉塞,沒有高速公路、國道和一級公路過境。穆補貴,生于1962年,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2016年1月“因災、缺資金”被認定為“一般貧困戶”。穆家洼村山高坡陡,溝壑縱橫,只容下一輛車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環境,禿兀的梁峁上棗樹成片,為蜜蜂養殖帶來極大的優勢。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航線,蜜源地5公里以內無規模化農業、無工業企業、無高速公路,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員,兒子在鄭州打工。5年前,穆補貴開始在家養蜂。如今,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8畝棗林、19畝坡地。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

(人物故事)+張宏偉+《與其外出給人打工,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2萬戶、貧困人口35920人,貧困發生率達36.7%,境內土地貧瘠,十年九旱,農作物廣種薄收,交通閉塞,沒有高速公路、國道和一級公路過境。穆補貴,生于1962年,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2016年1月“因災、缺資金”被認定為“一般貧困戶”。穆家洼村山高坡陡,溝壑縱橫,只容下一輛車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環境,禿兀的梁峁上棗樹成片,為蜜蜂養殖帶來極大的優勢。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航線,蜜源地5公里以內無規模化農業、無工業企業、無高速公路,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員,兒子在鄭州打工。5年前,穆補貴開始在家養蜂。如今,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8畝棗林、19畝坡地。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

(人物故事)+張宏偉+《與其外出給人打工,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2萬戶、貧困人口35920人,貧困發生率達36.7%,境內土地貧瘠,十年九旱,農作物廣種薄收,交通閉塞,沒有高速公路、國道和一級公路過境。穆補貴,生于1962年,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2016年1月“因災、缺資金”被認定為“一般貧困戶”。穆家洼村山高坡陡,溝壑縱橫,只容下一輛車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環境,禿兀的梁峁上棗樹成片,為蜜蜂養殖帶來極大的優勢。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航線,蜜源地5公里以內無規模化農業、無工業企業、無高速公路,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員,兒子在鄭州打工。5年前,穆補貴開始在家養蜂。如今,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8畝棗林、19畝坡地。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

(人物肖像)王攀+隴縣,脫貧摘帽前的新年——隴縣牙科鄉,路遇新郎閆路路和新娘田娟娟的婚禮,新娘害羞的捂起了臉,在他們身后架起的幾口大鍋,正在為幾百名來賓趕制當地名小吃“岐山哨子面”。

(人物肖像)王攀+隴縣,脫貧摘帽前的新年——兩位社火演員在“趕場”的路上,他們一連幾天要轉遍附近的村莊。

(人物肖像)王攀+隴縣,脫貧摘帽前的新年——戶農家的炕上,一只兔子為房間里增加了歡樂。

(人物肖像)王攀+隴縣,脫貧摘帽前的新年——焦家山村,52歲的黎阿姨和丈夫帶著孫子謝逸晨在家玩耍,他的兒子、兒媳婦都在蘇州打工,今年春節沒能回家。

(人物肖像)王攀+隴縣,脫貧摘帽前的新年——剛剛還吸引了很多人眼球的“血社火”演員演出完畢后被棉花糖吸引住了。

(人物肖像)王攀+隴縣,脫貧摘帽前的新年——兩個模仿社火表演的孩子引來一陣歡笑聲。

(人物肖像)王攀+隴縣,脫貧摘帽前的新年——河北鎮底渠村,驢社火開始前,一個“孫悟空”扮相的孩子拿著一本社火臉譜書籍望向窗外。

(人物肖像)王攀+隴縣,脫貧摘帽前的新年——圖為一位“關公”的扮相嚇壞了一個孩子。

(人物肖像)王攀+隴縣,脫貧摘帽前的新年——2019年5月7日,陜西省人民政府網站發布公告,2018年陜西省共有23個貧困縣退出貧困縣序列,隴縣位列其中,這標志著隴縣實現了脫貧摘帽。這組照片拍自2019年的春節期間。圖為底渠村的驢社中“混”入了卡通明星“米妮”。

(人物肖像)+郭立亮十八洞村脫貧了 ——2013年1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十八洞村考察,就新時期扶貧攻堅首次作出了“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精準扶貧”的重要指示。一夜之間,這個偏僻苗寨蜚聲全國,迎來了脫貧的春天。3年來,十八洞村人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戰天斗地,攻堅克難,持續進行脫貧攻堅之戰。 目前,村里開辦了9家農家樂,3年來接待游客40余萬人次;2016年11月,村里引進首旅集團華龍公司、北京消費寶公司,斥資6億元打造以十八洞村為核心的旅游景區,力爭3年內完成國家4A景區創建;發展黃牛、山羊、肉豬等家庭養殖業,年出欄家畜2400多頭;組織53名婦女組建苗繡合作社,利用農閑加工苗繡產品,并與五新公司等4家企業簽訂合同,年創收20余萬元;對接深圳、廣州,全村200余勞力外出務工實現穩定增收;組建果業公司,通過股份合作,建成精品獼猴桃基地1000畝……

(人物肖像)+郭立亮十八洞村脫貧了 ——2013年1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十八洞村考察,就新時期扶貧攻堅首次作出了“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精準扶貧”的重要指示。一夜之間,這個偏僻苗寨蜚聲全國,迎來了脫貧的春天。3年來,十八洞村人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戰天斗地,攻堅克難,持續進行脫貧攻堅之戰。 目前,村里開辦了9家農家樂,3年來接待游客40余萬人次;2016年11月,村里引進首旅集團華龍公司、北京消費寶公司,斥資6億元打造以十八洞村為核心的旅游景區,力爭3年內完成國家4A景區創建;發展黃牛、山羊、肉豬等家庭養殖業,年出欄家畜2400多頭;組織53名婦女組建苗繡合作社,利用農閑加工苗繡產品,并與五新公司等4家企業簽訂合同,年創收20余萬元;對接深圳、廣州,全村200余勞力外出務工實現穩定增收;組建果業公司,通過股份合作,建成精品獼猴桃基地1000畝……

(人物肖像)+郭立亮十八洞村脫貧了 ——2013年1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十八洞村考察,就新時期扶貧攻堅首次作出了“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精準扶貧”的重要指示。一夜之間,這個偏僻苗寨蜚聲全國,迎來了脫貧的春天。3年來,十八洞村人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戰天斗地,攻堅克難,持續進行脫貧攻堅之戰。 目前,村里開辦了9家農家樂,3年來接待游客40余萬人次;2016年11月,村里引進首旅集團華龍公司、北京消費寶公司,斥資6億元打造以十八洞村為核心的旅游景區,力爭3年內完成國家4A景區創建;發展黃牛、山羊、肉豬等家庭養殖業,年出欄家畜2400多頭;組織53名婦女組建苗繡合作社,利用農閑加工苗繡產品,并與五新公司等4家企業簽訂合同,年創收20余萬元;對接深圳、廣州,全村200余勞力外出務工實現穩定增收;組建果業公司,通過股份合作,建成精品獼猴桃基地1000畝……

(人物肖像)+郭立亮十八洞村脫貧了 ——2013年1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十八洞村考察,就新時期扶貧攻堅首次作出了“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精準扶貧”的重要指示。一夜之間,這個偏僻苗寨蜚聲全國,迎來了脫貧的春天。3年來,十八洞村人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戰天斗地,攻堅克難,持續進行脫貧攻堅之戰。 目前,村里開辦了9家農家樂,3年來接待游客40余萬人次;2016年11月,村里引進首旅集團華龍公司、北京消費寶公司,斥資6億元打造以十八洞村為核心的旅游景區,力爭3年內完成國家4A景區創建;發展黃牛、山羊、肉豬等家庭養殖業,年出欄家畜2400多頭;組織53名婦女組建苗繡合作社,利用農閑加工苗繡產品,并與五新公司等4家企業簽訂合同,年創收20余萬元;對接深圳、廣州,全村200余勞力外出務工實現穩定增收;組建果業公司,通過股份合作,建成精品獼猴桃基地1000畝……

(人物肖像)+郭立亮十八洞村脫貧了 ——2013年1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十八洞村考察,就新時期扶貧攻堅首次作出了“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精準扶貧”的重要指示。一夜之間,這個偏僻苗寨蜚聲全國,迎來了脫貧的春天。3年來,十八洞村人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戰天斗地,攻堅克難,持續進行脫貧攻堅之戰。 目前,村里開辦了9家農家樂,3年來接待游客40余萬人次;2016年11月,村里引進首旅集團華龍公司、北京消費寶公司,斥資6億元打造以十八洞村為核心的旅游景區,力爭3年內完成國家4A景區創建;發展黃牛、山羊、肉豬等家庭養殖業,年出欄家畜2400多頭;組織53名婦女組建苗繡合作社,利用農閑加工苗繡產品,并與五新公司等4家企業簽訂合同,年創收20余萬元;對接深圳、廣州,全村200余勞力外出務工實現穩定增收;組建果業公司,通過股份合作,建成精品獼猴桃基地1000畝……

(人物肖像)+郭立亮十八洞村脫貧了 ——2013年1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十八洞村考察,就新時期扶貧攻堅首次作出了“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精準扶貧”的重要指示。一夜之間,這個偏僻苗寨蜚聲全國,迎來了脫貧的春天。3年來,十八洞村人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戰天斗地,攻堅克難,持續進行脫貧攻堅之戰。 目前,村里開辦了9家農家樂,3年來接待游客40余萬人次;2016年11月,村里引進首旅集團華龍公司、北京消費寶公司,斥資6億元打造以十八洞村為核心的旅游景區,力爭3年內完成國家4A景區創建;發展黃牛、山羊、肉豬等家庭養殖業,年出欄家畜2400多頭;組織53名婦女組建苗繡合作社,利用農閑加工苗繡產品,并與五新公司等4家企業簽訂合同,年創收20余萬元;對接深圳、廣州,全村200余勞力外出務工實現穩定增收;組建果業公司,通過股份合作,建成精品獼猴桃基地1000畝……

(人物肖像)+郭立亮十八洞村脫貧了 ——2013年1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十八洞村考察,就新時期扶貧攻堅首次作出了“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精準扶貧”的重要指示。一夜之間,這個偏僻苗寨蜚聲全國,迎來了脫貧的春天。3年來,十八洞村人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戰天斗地,攻堅克難,持續進行脫貧攻堅之戰。 目前,村里開辦了9家農家樂,3年來接待游客40余萬人次;2016年11月,村里引進首旅集團華龍公司、北京消費寶公司,斥資6億元打造以十八洞村為核心的旅游景區,力爭3年內完成國家4A景區創建;發展黃牛、山羊、肉豬等家庭養殖業,年出欄家畜2400多頭;組織53名婦女組建苗繡合作社,利用農閑加工苗繡產品,并與五新公司等4家企業簽訂合同,年創收20余萬元;對接深圳、廣州,全村200余勞力外出務工實現穩定增收;組建果業公司,通過股份合作,建成精品獼猴桃基地1000畝……

(人物肖像)+郭立亮十八洞村脫貧了 ——2013年1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十八洞村考察,就新時期扶貧攻堅首次作出了“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精準扶貧”的重要指示。一夜之間,這個偏僻苗寨蜚聲全國,迎來了脫貧的春天。3年來,十八洞村人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戰天斗地,攻堅克難,持續進行脫貧攻堅之戰。 目前,村里開辦了9家農家樂,3年來接待游客40余萬人次;2016年11月,村里引進首旅集團華龍公司、北京消費寶公司,斥資6億元打造以十八洞村為核心的旅游景區,力爭3年內完成國家4A景區創建;發展黃牛、山羊、肉豬等家庭養殖業,年出欄家畜2400多頭;組織53名婦女組建苗繡合作社,利用農閑加工苗繡產品,并與五新公司等4家企業簽訂合同,年創收20余萬元;對接深圳、廣州,全村200余勞力外出務工實現穩定增收;組建果業公司,通過股份合作,建成精品獼猴桃基地1000畝……

(人物肖像)+崔力+我最心愛的——2018年6月25日,重慶城口縣,謝思宇和她的電話手表。她的父母在廣東工作。作為西部地區,重慶的主城之外,仍有很多貧困山區。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遠赴沿海和經濟發達地區,外出務工掙錢。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畫面中的這些“小伙伴”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之物,它們大多來自家人的購買。目前,雖然每年重慶都會有大量的社會單位到貧困地區進行捐贈和資助,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滿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組織或者個人,如果愿意,可將書包、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

(人物肖像)+崔力+我最心愛的——2018年6月25日,重慶城口縣,吳汶彥和干媽送給她的滑梯。8歲,2年級,父親在北京周邊礦山工作。作為西部地區,重慶的主城之外,仍有很多貧困山區。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遠赴沿海和經濟發達地區,外出務工掙錢。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畫面中的這些“小伙伴”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之物,它們大多來自家人的購買。目前,雖然每年重慶都會有大量的社會單位到貧困地區進行捐贈和資助,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滿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組織或者個人,如果愿意,可將書包、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

(人物肖像)+崔力+我最心愛的——2018年6月12日,中國重慶萬州區,吳蕾茜和舅舅送的溜冰鞋。她的父母外出務工8年,在安徽合肥電子廠做工人。作為西部地區,重慶的主城之外,仍有很多貧困山區。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遠赴沿海和經濟發達地區,外出務工掙錢。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畫面中的這些“小伙伴”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之物,它們大多來自家人的購買。目前,雖然每年重慶都會有大量的社會單位到貧困地區進行捐贈和資助,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滿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組織或者個人,如果愿意,可將書包、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

(人物肖像)+崔力+我最心愛的——2018年6月12日,中國重慶萬州區,丹丹在家看電視。她的媽媽在廣東工作。作為西部地區,重慶的主城之外,仍有很多貧困山區。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遠赴沿海和經濟發達地區,外出務工掙錢。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畫面中的這些“小伙伴”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之物,它們大多來自家人的購買。目前,雖然每年重慶都會有大量的社會單位到貧困地區進行捐贈和資助,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滿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組織或者個人,如果愿意,可將書包、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

(人物肖像)+崔力+我最心愛的——2017年10月11日,中國重慶豐都縣,亢熊和爺爺送給他的魔方。她的父母在四川某工廠工作。作為西部地區,重慶的主城之外,仍有很多貧困山區。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遠赴沿海和經濟發達地區,外出務工掙錢。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畫面中的這些“小伙伴”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之物,它們大多來自家人的購買。目前,雖然每年重慶都會有大量的社會單位到貧困地區進行捐贈和資助,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滿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組織或者個人,如果愿意,可將書包、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

(人物肖像)+崔力+我最心愛的——2017年9月14日,中國重慶石柱縣,劉嬌和姑姑送給她的布娃娃,父母廣東電子廠。作為西部地區,重慶的主城之外,仍有很多貧困山區。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遠赴沿海和經濟發達地區,外出務工掙錢。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畫面中的這些“小伙伴”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之物,它們大多來自家人的購買。目前,雖然每年重慶都會有大量的社會單位到貧困地區進行捐贈和資助,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滿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組織或者個人,如果愿意,可將書包、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

(人物肖像)+崔力+我最心愛的——2013年9月5日,中國重慶綦江區,唐云馨和姐姐給她留下的紙花。作為西部地區,重慶的主城之外,仍有很多貧困山區。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遠赴沿海和經濟發達地區,外出務工掙錢。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畫面中的這些“小伙伴”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之物,它們大多來自家人的購買。目前,雖然每年重慶都會有大量的社會單位到貧困地區進行捐贈和資助,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滿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組織或者個人,如果愿意,可將書包、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

(人物肖像)+崔力+我最心愛的——2013年9月1日,重慶巫山縣,王藝鋼和母親帶回家來的溜溜球。作為西部地區,重慶的主城之外,仍有很多貧困山區。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遠赴沿海和經濟發達地區,外出務工掙錢。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畫面中的這些“小伙伴”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之物,它們大多來自家人的購買。目前,雖然每年重慶都會有大量的社會單位到貧困地區進行捐贈和資助,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滿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組織或者個人,如果愿意,可將書包、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

(人物肖像)+崔力+我最心愛的——2013年8月30日,中國重慶奉節縣,胡傳富和他自制的滑車。作為西部地區,重慶的主城之外,仍有很多貧困山區。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遠赴沿海和經濟發達地區,外出務工掙錢。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畫面中的這些“小伙伴”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之物,它們大多來自家人的購買。目前,雖然每年重慶都會有大量的社會單位到貧困地區進行捐贈和資助,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滿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組織或者個人,如果愿意,可將書包、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

(人物肖像)+崔力+我最心愛的——2013年8月29日,重慶梁平縣,尹麗娟和志愿者送給她的“大熊”。作為西部地區,重慶的主城之外,仍有很多貧困山區。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遠赴沿海和經濟發達地區,外出務工掙錢。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畫面中的這些“小伙伴”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之物,它們大多來自家人的購買。目前,雖然每年重慶都會有大量的社會單位到貧困地區進行捐贈和資助,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滿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組織或者個人,如果愿意,可將書包、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

(人物故事)文振效+貧名醫鄧萬祥——2010年11月24日,鄧萬祥在村衛生室給患者輸液。2010年10月17日,在釣魚臺國賓館舉行的第三屆中國消除貧困獎頒獎大會現場,湖北省長陽土家族自治縣火燒坪鄉黍子嶺村鄉村醫生鄧萬祥,從國務院副總理回良玉的手中,接過“感動獎”獎牌。既是醫生又是護士的鄧萬祥,是新中國第一代“赤腳”醫生。他以精湛的醫術和高尚的醫德,踐行著自己的信念與人生價值,用青春和汗水,忠實地詮釋著“救死扶傷”的光榮使命,以他默默的奉獻傳遞著白衣天使的天職和愛心。

(人物故事)張偉+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河南濮陽是中國雜技之鄉,當地一個“孤兒雜技團”備受關注,團長劉甫曾坐牢,出獄后行善,專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窮困家庭小孩,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劉甫帶領的濮善雜技團,居無定所,試過將 公園當練功地,如今暫時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掛上濮善藝術培訓中心的招牌,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他們不怕食住簡陋,最怕練功,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理由只有一個:能有一技傍身,賺錢養家!

(人物故事)張偉+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河南濮陽是中國雜技之鄉,當地一個“孤兒雜技團”備受關注,團長劉甫曾坐牢,出獄后行善,專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窮困家庭小孩,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劉甫帶領的濮善雜技團,居無定所,試過將 公園當練功地,如今暫時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掛上濮善藝術培訓中心的招牌,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他們不怕食住簡陋,最怕練功,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理由只有一個:能有一技傍身,賺錢養家!

(人物故事)張偉+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河南濮陽是中國雜技之鄉,當地一個“孤兒雜技團”備受關注,團長劉甫曾坐牢,出獄后行善,專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窮困家庭小孩,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劉甫帶領的濮善雜技團,居無定所,試過將 公園當練功地,如今暫時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掛上濮善藝術培訓中心的招牌,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他們不怕食住簡陋,最怕練功,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理由只有一個:能有一技傍身,賺錢養家!

(人物故事)張偉+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河南濮陽是中國雜技之鄉,當地一個“孤兒雜技團”備受關注,團長劉甫曾坐牢,出獄后行善,專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窮困家庭小孩,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劉甫帶領的濮善雜技團,居無定所,試過將 公園當練功地,如今暫時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掛上濮善藝術培訓中心的招牌,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他們不怕食住簡陋,最怕練功,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理由只有一個:能有一技傍身,賺錢養家!

(人物故事)張偉+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河南濮陽是中國雜技之鄉,當地一個“孤兒雜技團”備受關注,團長劉甫曾坐牢,出獄后行善,專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窮困家庭小孩,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劉甫帶領的濮善雜技團,居無定所,試過將 公園當練功地,如今暫時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掛上濮善藝術培訓中心的招牌,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他們不怕食住簡陋,最怕練功,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理由只有一個:能有一技傍身,賺錢養家!

(人物故事)張偉+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河南濮陽是中國雜技之鄉,當地一個“孤兒雜技團”備受關注,團長劉甫曾坐牢,出獄后行善,專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窮困家庭小孩,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劉甫帶領的濮善雜技團,居無定所,試過將 公園當練功地,如今暫時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掛上濮善藝術培訓中心的招牌,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他們不怕食住簡陋,最怕練功,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理由只有一個:能有一技傍身,賺錢養家!

(人物故事)張偉+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河南濮陽是中國雜技之鄉,當地一個“孤兒雜技團”備受關注,團長劉甫曾坐牢,出獄后行善,專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窮困家庭小孩,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劉甫帶領的濮善雜技團,居無定所,試過將 公園當練功地,如今暫時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掛上濮善藝術培訓中心的招牌,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他們不怕食住簡陋,最怕練功,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理由只有一個:能有一技傍身,賺錢養家!

(人物故事)張偉+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河南濮陽是中國雜技之鄉,當地一個“孤兒雜技團”備受關注,團長劉甫曾坐牢,出獄后行善,專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窮困家庭小孩,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劉甫帶領的濮善雜技團,居無定所,試過將 公園當練功地,如今暫時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掛上濮善藝術培訓中心的招牌,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他們不怕食住簡陋,最怕練功,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理由只有一個:能有一技傍身,賺錢養家!

(人物故事)張偉+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河南濮陽是中國雜技之鄉,當地一個“孤兒雜技團”備受關注,團長劉甫曾坐牢,出獄后行善,專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窮困家庭小孩,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劉甫帶領的濮善雜技團,居無定所,試過將 公園當練功地,如今暫時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掛上濮善藝術培訓中心的招牌,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他們不怕食住簡陋,最怕練功,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理由只有一個:能有一技傍身,賺錢養家!

(人物故事)張偉+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河南濮陽是中國雜技之鄉,當地一個“孤兒雜技團”備受關注,團長劉甫曾坐牢,出獄后行善,專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窮困家庭小孩,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劉甫帶領的濮善雜技團,居無定所,試過將 公園當練功地,如今暫時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掛上濮善藝術培訓中心的招牌,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他們不怕食住簡陋,最怕練功,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理由只有一個:能有一技傍身,賺錢養家!

(人物故事)張偉+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河南濮陽是中國雜技之鄉,當地一個“孤兒雜技團”備受關注,團長劉甫曾坐牢,出獄后行善,專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窮困家庭小孩,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劉甫帶領的濮善雜技團,居無定所,試過將 公園當練功地,如今暫時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掛上濮善藝術培訓中心的招牌,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他們不怕食住簡陋,最怕練功,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理由只有一個:能有一技傍身,賺錢養家!

(人物故事)張偉+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河南濮陽是中國雜技之鄉,當地一個“孤兒雜技團”備受關注,團長劉甫曾坐牢,出獄后行善,專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窮困家庭小孩,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劉甫帶領的濮善雜技團,居無定所,試過將 公園當練功地,如今暫時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掛上濮善藝術培訓中心的招牌,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他們不怕食住簡陋,最怕練功,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理由只有一個:能有一技傍身,賺錢養家!

(人物故事)許康平+他曾感動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房——冉師傅和兒子的合影。不管工作和生活如何變化,冉師傅的最大愿望始終不變,就是希望兒子能在城市里站穩腳跟。

(人物故事)許康平+他曾感動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房——在繁忙的時候,包裹眾多,冉師傅和同行會動用板車搬運貨物。

(人物故事)許康平+他曾感動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房——從攝影師拍下那張網紅照片到現在,冉師傅的工作一直未變,就是在市場里搬運貨物。冉師傅說2016年那年他背最重的一個包裹重達235公斤,當時許多人都不相信,但快遞單上清楚寫著。

(人物故事)許康平+他曾感動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房——2016年,冉師傅用這些年來辛苦賺來的錢買下了一套二手房,60多平方,40多萬元,其中還貸了款。

(人物故事)許康平+他曾感動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房——2015年的時候,兒子開始讀小學二年級。冉師傅在燒晚飯,他的兒子則在一旁寫作業。因為房子內的臥室光線很暗,冉師傅的兒子冉俊超經常在廚房內寫作業。

(人物故事)許康平+他曾感動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房——冉師傅一家人在這處十多平米的出租房內住了很多年。兒子也在這處房子內慢慢長大。

(人物故事)許康平+他曾感動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房——冉師傅當年租住在距離工作地點朝天門批發市場五六百米的一處城中村,租金很省,只要三百元每個月。

(人物故事)許康平+他曾感動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房——三年后,拍攝那張照片的攝影師來到重慶再次見到冉師傅和他兒子時,兒子對著鏡頭扮鬼臉。冉師傅剛剛從幼兒園把兒子接回家。

(人物故事)許康平+他曾感動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房——每年到了父親節,有一張照片就會不停流傳。一位重慶棒棒軍父親,肩上扛著兩百多斤的貨物,而另一只手緊緊牽著自己的兒子。有網友說,這位父親,肩上扛著的是家庭,嘴上叼著的是自己,手上牽著的是未來。照片中的父親名叫冉光輝,是一名重慶的“棒棒軍”。他牽著的兒子,當年只有3歲。照片拍攝于2010年6月20日,當天正好是父親節。

(人物故事)龍濤+90后“姐妹花”教師和她們的“留守兒童之家”——2016年9月6日,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她們2015年大學畢業后主動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擔任特崗老師。大年鄉高馬村小學距離縣城150多公里,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學生大多是留守兒童。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校現有場地,創辦了“留守兒童之家”,設有手工、武術、舞蹈、象棋、唱歌等興趣班,以及小小針線角、小小醫療站等服務項目,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高馬村小學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留守兒童之家”,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工作。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姐妹花”的付出得到了社會的認可,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最美柳州人”等稱號。

(人物故事)龍濤+90后“姐妹花”教師和她們的“留守兒童之家”——2016年9月6日,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她們2015年大學畢業后主動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擔任特崗老師。大年鄉高馬村小學距離縣城150多公里,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學生大多是留守兒童。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校現有場地,創辦了“留守兒童之家”,設有手工、武術、舞蹈、象棋、唱歌等興趣班,以及小小針線角、小小醫療站等服務項目,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高馬村小學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留守兒童之家”,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工作。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姐妹花”的付出得到了社會的認可,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最美柳州人”等稱號。

(人物故事)龍濤+90后“姐妹花”教師和她們的“留守兒童之家”——2016年9月6日,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她們2015年大學畢業后主動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擔任特崗老師。大年鄉高馬村小學距離縣城150多公里,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學生大多是留守兒童。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校現有場地,創辦了“留守兒童之家”,設有手工、武術、舞蹈、象棋、唱歌等興趣班,以及小小針線角、小小醫療站等服務項目,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高馬村小學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留守兒童之家”,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工作。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姐妹花”的付出得到了社會的認可,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最美柳州人”等稱號。

(人物故事)龍濤+90后“姐妹花”教師和她們的“留守兒童之家”——2016年9月6日,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她們2015年大學畢業后主動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擔任特崗老師。大年鄉高馬村小學距離縣城150多公里,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學生大多是留守兒童。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校現有場地,創辦了“留守兒童之家”,設有手工、武術、舞蹈、象棋、唱歌等興趣班,以及小小針線角、小小醫療站等服務項目,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高馬村小學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留守兒童之家”,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工作。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姐妹花”的付出得到了社會的認可,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最美柳州人”等稱號。

(人物故事)龍濤+90后“姐妹花”教師和她們的“留守兒童之家”——2016年9月6日,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她們2015年大學畢業后主動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擔任特崗老師。大年鄉高馬村小學距離縣城150多公里,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學生大多是留守兒童。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校現有場地,創辦了“留守兒童之家”,設有手工、武術、舞蹈、象棋、唱歌等興趣班,以及小小針線角、小小醫療站等服務項目,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高馬村小學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留守兒童之家”,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工作。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姐妹花”的付出得到了社會的認可,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最美柳州人”等稱號。

(人物故事)龍濤+90后“姐妹花”教師和她們的“留守兒童之家”——2016年9月6日,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她們2015年大學畢業后主動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擔任特崗老師。大年鄉高馬村小學距離縣城150多公里,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學生大多是留守兒童。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校現有場地,創辦了“留守兒童之家”,設有手工、武術、舞蹈、象棋、唱歌等興趣班,以及小小針線角、小小醫療站等服務項目,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高馬村小學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留守兒童之家”,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工作。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姐妹花”的付出得到了社會的認可,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最美柳州人”等稱號。

(人物故事)龍濤+90后“姐妹花”教師和她們的“留守兒童之家”——2016年9月6日,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她們2015年大學畢業后主動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擔任特崗老師。大年鄉高馬村小學距離縣城150多公里,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學生大多是留守兒童。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校現有場地,創辦了“留守兒童之家”,設有手工、武術、舞蹈、象棋、唱歌等興趣班,以及小小針線角、小小醫療站等服務項目,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高馬村小學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留守兒童之家”,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工作。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姐妹花”的付出得到了社會的認可,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最美柳州人”等稱號。

(人物故事)龍濤+90后“姐妹花”教師和她們的“留守兒童之家”——2016年9月6日,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她們2015年大學畢業后主動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擔任特崗老師。大年鄉高馬村小學距離縣城150多公里,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學生大多是留守兒童。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校現有場地,創辦了“留守兒童之家”,設有手工、武術、舞蹈、象棋、唱歌等興趣班,以及小小針線角、小小醫療站等服務項目,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高馬村小學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留守兒童之家”,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工作。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姐妹花”的付出得到了社會的認可,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最美柳州人”等稱號。

(人物故事)龍濤+90后“姐妹花”教師和她們的“留守兒童之家”——2016年9月6日,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她們2015年大學畢業后主動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擔任特崗老師。大年鄉高馬村小學距離縣城150多公里,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學生大多是留守兒童。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校現有場地,創辦了“留守兒童之家”,設有手工、武術、舞蹈、象棋、唱歌等興趣班,以及小小針線角、小小醫療站等服務項目,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高馬村小學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留守兒童之家”,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工作。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姐妹花”的付出得到了社會的認可,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最美柳州人”等稱號。

(人物故事)龍濤+90后“姐妹花”教師和她們的“留守兒童之家”——2016年9月6日,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她們2015年大學畢業后主動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擔任特崗老師。大年鄉高馬村小學距離縣城150多公里,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學生大多是留守兒童。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校現有場地,創辦了“留守兒童之家”,設有手工、武術、舞蹈、象棋、唱歌等興趣班,以及小小針線角、小小醫療站等服務項目,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高馬村小學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留守兒童之家”,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工作。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姐妹花”的付出得到了社會的認可,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最美柳州人”等稱號。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張萬壽、張三東、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都已過天命之年,不僅全是光棍,還有著不同程度的殘疾:老大下肢癱瘓,老二智力殘障,老三堂弟聽力有問題。這個家曾經一貧如洗,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在大哥20多歲時,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憑著大哥一股子倔勁,不向命運低頭,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不僅照顧好兩個弟弟,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溫飽無憂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

(人物故事)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

(人物故事)李仕力+夫妻第一書記——夫妻倆和村里的村民近。但夫妻倆的愛只能視頻來表達。相互的鼓勵,共同事業的追求,夫妻二人在扶貧的走得更加踏實。

(人物故事)李仕力+夫妻第一書記——四組76歲的熊辛秀老奶奶說:拉著小英的手我心里熱乎。

(人物故事)李仕力+夫妻第一書記——村里貧困老人是他心里的牽掛。每次到村后,趙師偉必須做的一件事就是走門串戶,看看田里粧稼收了沒有,身體好不好。

(人物故事)李仕力+夫妻第一書記——說起對兒子的牽掛,小英說我現在最怕的是見兒子。每次走的時兒子撕心裂肺的哭鬧讓我想起都怕。

(人物故事)李仕力+夫妻第一書記——翻看著兒子塞滿泥土的指甲,父親的心猶如兒子的小手揪一樣。

(人物故事)李仕力+夫妻第一書記——孩童少了父母身邊,貓咪成了兒時的伙伴。

(人物故事)李仕力+夫妻第一書記——為了扶貧,夫妻倆商量后只能將兩歲的兒子送到農村由奶奶帶。

(人物故事)李仕力+夫妻第一書記——兩個扶貧書記的家除了家的溫馨,還印上的工作的責任。好不容易一家三口聚在了一起,一個在補償該有的母愛,一個還在忙碌著準備著明天的村民大會材料。

(人物故事)李仕力+夫妻第一書記——四組村民李輝倫家掛滿枝頭的獼猴桃即讓人喜又使人憂。李小英找來客戶,還當起了義務工。

(人物故事)李仕力+夫妻第一書記——回鄉創業的民藝工藝廠的王自芝,因廠房狹小限制了產量,他多次上門了解情況,協調在創業產業園中安排廠房,為回鄉創業提供基礎保障。

(人物故事)李仕力+夫妻第一書記——東拼西湊買來接送孩子的私家車成了扶貧專車。串農戶,跑銷售,將農民手中的土豆、獼猴桃推銷變錢,實現了土特產品的商品化。

(人物故事)李仕力+夫妻第一書記——農村工作事無巨細,大到修路占地,小到鄰里家長理短,那里有問題他就第一時間到那里,現場做工作,及時化解矛盾糾紛。

(人物故事)李仕力+夫妻第一書記——妻子李小英。花坪鎮蔡家村第一書記更不好當,這里山大人稀,山多地貧,交通不便,脫貧任務更加繁重。

(人物故事)李仕力+夫妻第一書記——從受命擔任業州鎮當陽壩村第一書記的那天起,這張規劃圖是他看得最多的地方。當陽壩村的村情村貌、民情民需深深刻到了腦中。

(人物故事)李仕力+夫妻第一書記——故事主人公是一對年輕夫妻。丈夫趙師偉,1987年7月生,建始縣縣委辦公室機要局總工,妻子李小英,1987年1月生,建始縣教育局干部。兩歲多的兒子寄托了夫妻二個的希望,溫馨和諧的家充滿濃濃的愛。

(人物故事)李龍乾+《入戶幫扶暖人心》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大卡車載著物品到達村中,工作組人員準備發放物品。

(人物故事)李龍乾+《入戶幫扶暖人心》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工作組向貧困戶宣講政策,講方法,鼓干勁,爭取早日脫貧。

(人物故事)李龍乾+《入戶幫扶暖人心》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工作組從昌都市區驅車七個多小時到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扶貧,途中要翻越雪山,旅途艱難。

(人物故事)李龍乾+《入戶幫扶暖人心》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受助老人行走不便,戶外還下著雪,她依然堅持冒著風雪目送幫扶干部離開。

(人物故事)李龍乾+《入戶幫扶暖人心》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這戶是建檔立卡戶,目前生活得到很大改善,戶主感激地送別入戶幫扶干部,這時門前剛好走過一頭牦牛。

(人物故事)李龍乾+《入戶幫扶暖人心》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易地搬遷戶在自家新房中喜笑顏開,墻上掛滿了風干牦牛肉。

(人物故事)李龍乾+《入戶幫扶暖人心》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易地搬遷群眾住進新房,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這是與幫扶干部合影留念。

(人物故事)李龍乾+《入戶幫扶暖人心》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受助藏民一家人露出喜悅的笑容。

(人物故事)李龍乾+《入戶幫扶暖人心》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個別受助群眾自己領完物品回家,遠處雪山依稀可見。

(人物故事)李龍乾+《入戶幫扶暖人心》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戶幫扶干部向群眾了解目前存在的主要困難。

(人物故事)李龍乾+《入戶幫扶暖人心》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幫扶干部進村入戶送物品、現金,在寒冷中及時送來溫暖。

(人物故事)賈代騰飛+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佛——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佛,“學以致用,并能以此謀生,我們就要培養充滿匠人精神的學生。”老師桑巴自豪地說。

(人物故事)賈代騰飛+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佛——青稞豐收了,奪江心里充滿對未來的希望。

(人物故事)賈代騰飛+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佛——奪江和姐姐的留影,在精準扶貧政策的幫扶下,她們家明年也能重新建房。

(人物故事)賈代騰飛+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佛——許多學生保留著從入學至今的學習手稿。

(人物故事)賈代騰飛+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佛——奪江整理自己的學習手稿。從畫下的簡單第一筆,到目前能完成復雜的唐卡繪畫,4年的學習,讓奪江受益匪淺。

(人物故事)賈代騰飛+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佛——2001年出生的奪江,家境貧困,只念了小學。不愛說話的她,來中心學習唐卡繪畫后,性格也變得開朗起來。

(人物故事)賈代騰飛+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佛——楊則拉的家,在色達縣楊各鄉亞旭村,在精準扶貧政策的幫扶下,她家進行了危房改造,正在修建新的藏房。楊則拉上學后,21歲的弟弟擁忠噶絨,成了家里建房的監工和主力軍。

(人物故事)賈代騰飛+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佛——楊則拉的妹妹多吉拉姆,今年剛從中心裁縫專業畢業。她和另外一個同學在村里租了一間房子,開起了裁縫鋪。

(人物故事)賈代騰飛+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佛——為了追尋自己的夢想,楊則拉放棄了旅游專業的學習,來到色達縣職業技能訓練中心,專心學習唐卡繪畫。

(人物故事)賈代騰飛+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佛——每天清晨5時,全校240名學生準時起床,去教室晨讀,開始一天的學習。

(人物故事)賈代騰飛+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佛——學員們安靜地畫畫,一坐就是一整天。

(人物故事)賈代騰飛+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佛——1995年出生的楊則拉,初中畢業后,去成都讀職校,學習旅游專業。從小喜歡畫畫的她,心里一直裝著唐卡夢。

(人物故事)賈代騰飛+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佛——唐卡繪畫老師桑巴,師從西藏大學藝術系教授丹巴繞旦,14歲起開始學習唐卡繪畫,經驗豐富。他像把這一古老的技法,傳授給更多的年輕人。

(人物故事)賈代騰飛+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佛——2018年8月27日,中心現有學員240名,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學員45人。

(人物故事)賈代騰飛+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佛——2014年10月23日,由色達縣人民政府舉辦,色達縣職業技能訓練中心開學。該校旨在幫助色達縣農牧民群眾子女,特別是建檔立卡貧困戶家庭子女及初高中畢業未繼續升學的青少年,掌握一門實用的謀生技能。

(人物故事)方云峰+扶貧故事-風車下的故事——人群中的老姐妹。村民去看風場舉行的完工儀式。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6。

(人物故事)方云峰+扶貧故事-風車下的故事——009洋芋地里的小花。小花的父母在外地打工,爺爺奶奶帶她在地里干活,奶奶正用洋芋地里的小花哄正在哭鬧的小花。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6。

(人物故事)方云峰+扶貧故事-風車下的故事——田間休息的村民。巨大的風機下村民任然沿襲著原始的勞作。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7

(人物故事)方云峰+扶貧故事-風車下的故事——在家的蘇撒坡村民的合照。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7

(人物故事)方云峰+扶貧故事-風車下的故事——大風車下的葬禮。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8

(人物故事)方云峰+扶貧故事-風車下的故事—— 大雨里倒在路上的馬匹。村民把粉好的糠拉回家,糠包被雨淋濕后非常重,馬拉到坡中間遇到風電場的工程車,已筋疲力盡的馬匹讓不開,累倒在地上。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8

(人物故事)方云峰+扶貧故事-風車下的故事——地里勞作的父子倆。風機下父子兩正在把曬干的燕麥桿裝車,拉回家后粉成糠喂牲口。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6

(人物故事)方云峰+扶貧故事-風車下的故事——地里勞作的村民。風機占用的農地給村民一定的補貼,村民在巨大的風機下主要種植洋芋、燕麥等作物。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6

(人物故事)方云峰+扶貧故事-風車下的故事——風場附屬工程施工的村民正在吃午飯。為風場進行附屬施工的工人大多都是蘇撒坡彝族村的村民。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6

(人物故事)方云峰+扶貧故事-風車下的故事——水溝施工。風機建好后,排水溝、道路等附屬工程就承包給當地村民來實施。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5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22)2013年3月,后俊文已經修建了5間瓦房,買了摩托車和農用三輪車。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21)2004年2月,后俊文當時家里只有這3間土坯房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20)2014年8月,由于藥材能賣錢,村民種植熱情極高,張哈山村子周圍被中藥材所包圍。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19)2013年3月,虎龍村張哈山的村貌。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18)2017年10月,村子新買了6輛小轎車和多輛農用客貨車。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17)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16)2017年10月,后俊文背著藥苗下山,一邊用手機拍照留念。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15)2017年10月,雇人把育好的當歸苗子挖好后,背到三輪車可以運輸的地方,運回岷縣老家儲存,等到來年在種植。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14)2014年10月,種植了多年的藥材,他們也積累了豐富的經驗--異地育苗。漳縣金鐘鎮后家門杜家山,海拔3000多米,是理想的育苗之地,后俊文在此培育當歸苗子。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13)2013年3月,小面積種植中藥材獲得成功后,后俊文把藥材拉倒縣城區出售。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12)2013年3月,小面積種植中藥材獲得成功后,后俊文把藥材拉倒縣城區出售。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11)2013年3月,小面積種植中藥材獲得成功后,后俊文把藥材拉倒縣城區出售。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10)2013年3月,為了出行方便,后俊文買了摩托車。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92013年3月,春節男女老幼全上陣,種植黃芪、黨參、當歸等中藥材。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8)2013年3月,一些地坡度太陡,只能是人拉犁種植藥材。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7)2013年3月,貧瘠的岷山里,山坡地以往種糧食不行,沒想到種藥材卻是長勢不錯,只是需要人工來耕種。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6)2013年7月,后俊文和其他村民一起加入到了中藥材的大軍之中。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5)2013年7月,政府多次開會,鼓勵、支持、號召大家種植中藥材。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4)2004年春季,岷縣小寨鄉(后來并入中寨鎮)的集市一角。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3)2004年2月,步入村子碰見一戶人家。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2)2004年2月,攝影師跟著后俊文一家坐火車、轉汽車,然后步行了3個小時抵達老家。

(人物故事)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 (1)2003年冬季,在西安街頭乞討的后鵬飛,后俊文在街頭見到乞討的兒子時,禁不住流下了眼淚。

(人物故事)畢金輝+“90后”女馬幫

(人物故事)畢金輝+“90后”女馬幫

(人物故事)畢金輝+“90后”女馬幫

(人物故事)畢金輝+“90后”女馬幫

(人物故事)畢金輝+“90后”女馬幫

(人物故事)畢金輝+“90后”女馬幫

(人物故事)畢金輝+“90后”女馬幫

(人物故事)畢金輝+“90后”女馬幫

(人物故事)畢金輝+“90后”女馬幫

(人物故事)畢金輝+“90后”女馬幫

(人物故事)畢金輝+“90后”女馬幫

(人物故事)畢金輝+“90后”女馬幫

(人物故事)畢金輝+“90后”女馬幫

(人物故事)畢金輝+“90后”女馬幫

(人物故事)畢金輝+“90后”女馬幫

2019年6月11日,由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縣人民政府、中國文聯攝影藝術中心、萬達集團共同主辦的“關注全球減貧 聚焦鄉村振興”云上丹寨全國攝影大展在北京結束終評。秉承公平、公正的評選原則,經過7位評委認真遴選,最終評選出入選作品100張(組)。

本次大展面向社會所有的攝影人,征集能充分全面征集反映貴州省丹寨縣以及全國范圍內關于社會發展、經濟建設、城鎮變化、人文生態等與扶貧題材相關的攝影作品。投稿作品要求立意鮮明、形象生動、情感真切。畫面語言豐富,有較強的視覺表現力。征集分為人物故事類、人物肖像類、環境空間類。

大展自2月啟動,在中國攝影家協會官網、影像中國網、影像國際網、、蜂鳥網、色影無忌、《大眾攝影》雜志網、《中國攝影》雜志網、中國攝影報、新浪圖片、現代攝影網、北晚新視覺、騰訊圖片等平臺傳播。至5月31日截稿時,本次大展共收到15000余張作品。 

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是打贏脫貧攻堅戰攻堅克難的關鍵一年,全國上下的脫貧攻堅要聚焦深度貧困地區集中攻堅,為2020年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奠定堅實基礎。“關注全球減貧 聚焦鄉村振興”云上丹寨全國攝影大展旨在通過薈萃一批能較好反映中國各地扶貧、脫貧、鄉村振興的優秀攝影作品,響應國家的呼召,踐行文化扶貧、影像惠民的要求,書寫與謳歌中國大地上正在如火如荼進行著的扶貧、脫貧大業。



類別:人物故事
序號姓名作品名稱
1畢金輝“90后”女馬幫(組照)
2陳團結乞丐村脫貧記(組照)
3方云峰扶貧故事-風車下的故事(組照)
4賈代騰飛離天最近的地方畫佛(組照)
5李龍乾入戶幫扶暖人心(組照)
6李仕力夫妻第一書記(組照)
7李曉紅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牛(組照)
8龍濤90后“姐妹花”教師和她們的“留守兒童之家”(組照)
9許康平他曾感動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房(組照)
10張宏偉與其外出給人打工,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組照)
11張偉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組照)
12文振效扶貧名醫鄧萬祥


類別:人物肖像
序號姓名作品名稱
1陳建貞愛心送進藏區(組照)
2崔力我最心愛的(組照)
3郭立亮十八洞村脫貧了(組照)
4劉明脫貧路上(組照)
5唐明珍艱難與微笑(組照)
6王攀隴縣,脫貧摘帽前的新年(組照)
7張緒棟村小(組照)
8蔡雙榮愛心書屋下鄉來
9曹剛高原耕作
10曾慶菊圖瓦新春運客忙
11曾永華 農家小趣
12陳燁斗鳥的味兒
13陳玉慶老有所福
14崔崚我要做一個好學生
15鄧文祥入村辦證
16杜會靈村村相通娃娃樂
17甘永安風雪牧豬人
18耿洪杰冰將群雕
19何元泉滾輪胎的布朗山孩子
20洪莉丹寨高要梯田上辛勤勞作
21洪曉東城市建設者
22侯瑋趕集
23黃曉海錦繡丹寨
24李程光鄉村醫生
25李世洲姐姐為弟弟結婚準備的賀禮。
26李濤福在眼前
27李顯波農家樂!
28林筱琴脫貧后的金婚
29劉殿興扶貧茶園的微笑
30宋向陽童趣
31孫鐵石炕頭小劇場
32唐勻蓮苗家香甜米酒敬貴客
33田寶希村戲之非遺
34王迪草原牧駝人
35王志平翻鼓節上苗族少女
36楊春嵐百鳥圖和它的繡娘們
37易建明百衣鳥之鄉
38朱饒平圓夢


類別:環境空間
序號姓名作品名稱
1薄高鵬出灘記(組照)
2曹衛江裝綠色能源,幫農民扶貧(組照)
3陳杰告別溜索村(組照)
4洪漢清 黔東南——插秧的季節(組照)
5黃躍開向致富的“慢火車”(組照)
6江河皖南山區的小村落(組照)
7姜豪來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組照)
8曠惠民